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欢乐灌水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4 干货分享!不用再害怕:如何安全的与警察、海关打交道
本主题由 管理员 约克管家 于 4/9/2017 11:53:27 PM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加拿大百晓生

加拿大百晓生
| 只看楼主

3月26日当地时间晚8点,巴黎19区防暴大队接到报警,称有人在民居中大声喧哗、滋事扰人(另一说称有人用剪刀威胁他人)。几分钟后,一位名为刘少尧的华人被警察开枪击中,倒在了血泊之中。事件发生后,引发各界诸多猜疑与不满,更最终演化为旅法华人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

近年来,随着旅居海外的华人愈发增多,如刘少尧案般让人感到揪心的事件层出不穷。大温地区的华人居民众多,而生活在大温,同警察打交道也是难免之事。由于语言不畅、文化背景不通等原因,很多未做亏心事的华人在和警察交流时反倒要心惊胆颤,似乎一个不小心做错事、说错话,就要被就地正法似的。究竟怎样谨慎行事,方能保全性命?与警务人员打交道时,华人又有什么基本权利不得不知?这篇文章将给您讲解一些基本策略!

场景1 正在家里睡着觉 警察突然把门敲

刘少尧的悲剧事件发生后,网络流言四起,关于事发时现场情况的说法更是混乱不一。涉案双方各执一词,而由于现场缺乏第三方目击,想要还原事实真相恐非一时能及之事。但这场警方突入民宅施以暴力的是非,却让大温居民不禁联想到一起几年前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荒谬事件。

本地的老移民,或许对吴耀伟这个名字已经记不太清,可却不会轻易忘记“打错门”事件。“打错门”发生在2010年1月的一个凌晨。彼时,距离中国传统的农历新年已经只剩不到20天的时间了,温哥华的华裔移民吴耀伟正在家中安睡,不想两位警察突然登门造访。吴耀伟不会讲英文,搞不清半夜敲门的是好人坏人,于是试图关门谢客,结果两位警察判断吴耀伟反抗、拒绝调查,把他拖到住所门外进行毒打并锁上手铐。身形瘦小的吴耀伟被两位人高马大的皇家骑警揍得眼骨断裂、眼球充血,腰部和膝盖也被打出大面积瘀青。一个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的中年汉子,险些变成了靠插管子度过余生的残疾人 。

当时两位警察揍了半天,见吴耀伟也憋不出半句英语,只好求助华人警员增援翻译。华人警员到了现场,没聊两句就知道这回出了大事——吴耀伟根本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其实,是住在吴耀伟家楼下的菲律宾裔住户喝多了和老婆吵架,老婆气不过报警称老公要家暴,警方积极出警,但粗心大意搞错住址,才引发暴力惨案。此后,吴耀伟经历慢慢维权路,两年后双方才达和解协议。



“打错门”的发生让本来期盼夜不闭户治安环境的华人居民心头一惊,从此后各个门户紧锁,见着穿制服的也要躲着走,生怕有警察找上门揍人。对许多英语不流畅的华人移民来说,吴耀伟的遭遇让人心有戚戚然。毕竟自己就说不利索洋文,和警察打交道时更是紧张,辩解两句、肢体动作夸张些,怎就成了挨揍甚至吃枪子的罪名了呢?倘若真的遇到了吴耀伟这般的情况,又该如何处理是好?

要知道,全世界的警察在使用武力时要遵循严格的行为规定。各警察部门都会出台指导警察行为的规范手册,警方(除去少数无视规则行事的败类)只有在遇到特定情况时,才会实施符合特定级别的武力行为。例如法国的刘少尧案中,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无论警方还是刘的家人都认可警方破门而入时刘少尧手持剪刀的事实,这无疑为警方使用枪械制造了理由。而“打错门”中的吴耀汉徒手“拒捕”,换来的则是一通“加拿大擒敌拳”。

事实上,加拿大皇家骑警亦有一套级别分明的、对应不同情况实施不同执法手段的行为准则模型。



由该图解不难看出,加拿大警察在处理现场事务时,要先从交流沟通开始,如果交流中对方展现出主动配合的态度,按照警方的行为准则模型,警察不该对其进行任何有伤害性的战术处置。只有当交流受阻、对方展现出消极乃至抗拒的态度时,警方的处置行为才会升级。绝大多数警察在执行任务时就像带有不同档位开关的机器,会根据眼前的情况自行触发相应的反应档位。

“打错门”中的警察是否犯错早已有定论,但这一事件给华人移民所带来了至今不容忽视的启示。吴耀伟因语言不通,又做出关门等举动,使得警方认为眼前这个“嫌疑人”进入了“抗拒配合”状态,因此使用了软性措施以上等级的暴力手段。华人移民面对警察时,在语言交流的环节已经吃了亏,所以一定要展现出“主动配合”的态度,千万不要一两句话说不通就做出摔门、大喊等举动,让警方做出警戒状况上升的判断。毕竟,你眼前的是一个带着真枪实弹、接受过武力训练的警务人员,而不是中国那些和百姓打成一片、家长里短说不停的“社区片警”。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面对加拿大警方时,收敛脾气以图后记,就是最好的保命办法。

场景2 路上开车好自在 身后亮起红蓝色

生活在大温,开车是无法避免的出行方式。相比起中国,加拿大路宽人少,初来大温的华人想开车并不困难。但同时,由于交通法规不同,驾驶习惯也差得多,初来大温的华人想“开好车”,可就不容易了。一不小心,就会发现后视镜里闪烁起了红蓝两色。认真学了交规的人大多知道,身后警车亮起警灯时,自己的车辆应该立刻靠路边停下。如果身后的警车跟着你一起停下,那就意味着你被要求停车(pull over)了。 在北美社会,在pull over时引发的严重后果屡见不鲜,其中不少都是因为驾驶员同警方交流不畅而导致了“擦枪走火”。2015年底,长时间在温哥华居住的黑人青年卡比在老家多伦多遭pull over时被警方开枪打死,引发社会关注。说英文的本地小伙尚且如此,华人因不懂pull over规则和警察在公路上“互飙”的新闻轮番上演,也就毫不奇怪了。



根据法律规定,警察无权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要求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停下。但是,警方要求停车的理由却有千千万:车辆违反了交规、需要检查车主证件、怀疑车主行为不端,甚至周围街区出现可疑人物,都可以成为驾驶员被要求pull over的理由。不少华人听说过pull over是怎么回事,但对被要求pull over之后应该做什么,却是一知半解。列治文居民老王就告诉记者,他刚来加拿大时,在自家门口因为没按停牌停车被警察要求pull over。他回忆交规,也确实想起应该靠边停车。没想到停下车后,身后警车上的警察却迟迟没有下来。老王以中国的惯性思维想到,“估计这是官老爷摆架子,算了,还是我过去吧!”于是打开车门,满脸堆笑地向警车走去,只见后车警察迅速打开车门,把自己掩在车门后,手也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后来,老王凭借着自己七零八碎的英语和警察沟通,对方也看出他是刚来不久的新移民,并未过多难为他,只是开罚单了事。但事实上,老王的行为十分危险。在加拿大,只有当警察要求驾驶员离开车辆接受酒测、毒测,警方怀疑你是涉嫌其他案件的嫌犯,或警方判断自身安全受驾驶员威胁时,才会要求驾驶员下车。否则,警方不会,也无权要求驾驶员离开车辆。主动离开车辆的行为往往会被警方认定为危险举动。正确的做法是,放下车窗并将双手放在驾驶盘上,耐心等待后车警察前来索要你的驾驶证、车辆注册信息和保险。要注意的是,虽然每逢pull over必要展示驾驶证、注册信息和保险,但在警方要求驾驶员出示之前,驾驶员切不能自行寻找,尤其不能打开副驾驶侧的手套箱。因为加拿大社会中流传的“黑枪”很多,翻找手套箱的行为可能让警方误认为你在寻找武器。在加国警察行为准则中明确规定,加拿大警察使用枪械前不得鸣枪预警,因此理论上,如果一位倒霉的驾驶员在未经警察允许的情况下翻找自己的手套箱或是离开车辆走向警察,误被警察以为是持有武器的危险人物的话,为此吃上一发子弹也不是不可能。而在相对自由持枪的美国,因这种误会而发生的命案几乎每年都在上演。

除了皮肉苦之外,不按规则行事,还可能给驾驶员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中文网络论坛曾经流传一华人驾驶员运用“中国式”技巧,和警察称兄道弟,把警方开出的罚单塞回警察上衣口袋的故事。据称,当时那位中国司机还洋洋得意,甚至四处宣扬自己和加拿大警察“斗智斗勇”的故事。但警察当下虽未对其施以暴力,后来却以书信通知的形式通知他的驾照已被吊销,并认定他精神有问题,要求他进行心理鉴定,证明正常后才可重考驾照,反反复复,也耗时半年有余。

知名刑法律师格林菲尔德谈及pull over时,用简单明了的话语总结了驾驶员的行事准则:“先顺从,后反抗”。格林菲尔德在自己的专栏中谈到,警察不知道自己截下来的车里到底坐了个善良的新移民,还是个凶神恶煞的逃犯,所以在一开始,他们都会把警觉心放到最高。这时,驾驶员们应该做的,就是展现出好态度,哪怕觉得自己的罚单冤枉,也别大喊大叫,释放不满。罚单并非最终判罚,驾驶员总有机会再上诉,但如果当场发作质疑警察决定,行为过激的话,搞不好就要落得悲剧下场。多伦多犯罪辩护律师卢松尼克支持格林菲尔德的观点,并且说的更为直白。“在pull over现场请多拍警察马屁,别惹怒警察,但是可以偷偷录个像,”他称,“如果你不断向警察申诉抱怨,他反而会觉得你可能对他有所隐瞒,这样的话,轻则整个调查时间拖长,重则结局难测”。

场景3 平安降落要出关 被人领进小黑屋

另一个让华人移民一想到就免不得冒冷汗的地方就是机场。一方面,机场入关时检查严苛,边检警官为保障边境安全也好,为彰显国威也罢,常对入关旅客多施疑问,反复套话。语言不灵光的移民旅客本身入关时就紧张,再加上“移民在机场说错话被遣返”、“留学生因微信表情包遭拒绝入境”等传闻作祟,许多人一见到全副武装的边检人员就腿软。另一方面,波兰移民齐康斯基于2007年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警察电死的悲剧事件,更让入关这件事在大温地区的华人移民心中多添了一份沉重色彩。

2007年10月份的某一天,波兰新移民齐康斯基初抵温哥华国际机场。这位波兰建筑工人是来加拿大投奔他的母亲的。和万千第一次踏上梦想之地的新移民一样,不会说英语的齐康斯基心中既兴奋,又紧张。可是,来机场接儿子的齐康斯基的老妈不知是不是岁数大糊涂了,竟然要求儿子在行李转盘处等自己。但其实,行李转盘处于关内,齐康斯基的老妈并不能入关。在行李转盘处等待母亲超过六个小时以后,找不到人的齐康斯基决定离开机场,结果却被边检人员拦下——他的出关手续还没有完成。时至凌晨,疲惫又烦躁不堪的齐康斯基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办理出关手续。出关过程倒算得上顺利,但来到国际到达大厅后,他却发现老妈误以为自己的儿子没赶上飞机,早已经驾车离开机场了。



有气没处撒的齐康斯基发了狂,立着眉毛四处乱窜。会说俄语的工作人员下了班,值夜班的保安又不会说俄语,也帮不上忙。齐康斯基随后抓起一把凳子乱摔,还把机场的两台电脑扔到了地上。机场方面只好通知警察前来。警方抵达现场后,身材壮硕的齐康斯基又颇不明智地抓起了一把办公桌上的订书机,见到此景的警方认定齐康斯基有攻击姿态,于是对他使用了电击枪。虽然电击枪是非致命武器,但不堪被电流刺激的齐康斯基当场离世 。事后,几位涉事警员仅获伪证罪起诉,但对齐康斯基的武力处置行为却未被起诉。

齐康斯基的行为虽有逾矩之处,但警方仅凭其手拿订书机就判断齐康斯基有攻击行为,并使用在非致命性武器中危害性较高的电击枪,还是引发了社会的强烈争议。而最终“打死人不偿命”的判罚,更让在因语言不通而抓狂的齐康斯基身上看到自己影子的移民群体进一步加深了对机场边检与警方的畏惧之心。近来,温哥华机场加大了针对旅客的排查力度,旅客被全副武装的边检人员“请进”传说中的“小黑屋”、甚至进行单独检查的事例更是屡屡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人应该如何自保,以在最大程度上地避免受到侵害?

由于边检戒备森严,地理含义又颇为特殊,不少人认为,自己在入关之前不算进入加国国土,无法受到加拿大法律的保护,是生是死几乎都要听命于边检官员的自主裁量。但事实上,加拿大边检局向加西周末记者证实,无论外国游客、永久居民还是加拿大国民,只要落地加拿大,便受到加拿大宪法保护。入关与否,并不能改变旅客受到宪法保护的事实。

加拿大边检局同时告知加西周末记者,旅客在接受检查时有权使用手机。边检警官只有在认为使用手机这一行为构成妨碍公务时才会禁止旅客使用手机。也就是说,旅客在入关期间可以合理联系自己身处关外的家人乃至律师。而旅客一旦被加拿大警方扣留(detain)乃至拘捕(arrest),根据加拿大宪法第10(b)条规定,该旅客必须被提供联系自己律师代表的机会。也就是说,当被要求进入小黑屋接受“二道检查”,感到情况不妙,或者只是单纯地因为语言不通而感到惊慌时,旅客有权用电话知会律师和家人。而如果被警方以任何理由扣住,警方甚至有为旅客提供联系律师渠道的义务。虽然身处关外的律师和家人通常不能直接入关照应,但至少会对警方施以监督的压力,这样也无疑会让遇到困难的华人从机场“全身而退”的几率大增。

华人在大温生活,难免要面对同加国执法机关打交道的场合。政治体系的不同,也导致加拿大赋予警察的权力和中国完全不同。这意味着,加拿大警察前一秒可以亲切和蔼,以“人民警察”的样貌示人,下一秒就可以掏出枪来,变身国家的“暴力机器”。这样的体制之优劣,想必各花入各眼。但华人应当懂得入乡随俗的道理,既然飘洋过海来到新大陆,就应该懂得此处的生存规则。若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安全求生,第一要义即是学好语言、接纳文化,争取和警方交流时能够顺利沟通。在此基础上,在适当场合展现适合的态度,清楚自己的合法权利并懂得在正确的时机予以争取,方可做到明哲保身,跳出悲剧的陷阱!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猜您喜欢

ID:888516

访问TA的主页
     2 楼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ID:892658

访问TA的主页
     3 楼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卖你换糖吃

卖你换糖吃
     4 楼
不错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93.7379ms; querycount: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