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欢乐灌水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城内城外:疫情风暴眼中的武汉居民生活

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 只看楼主

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除夕将至,武汉人今年的春节注定要不一样了。

2019年的最后一天,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关于武汉市肺炎疫情情况,至今,全国已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34例。

1月23日上午10时,距离通报23天后,官方宣布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被外界称为“封城”后的第一天,武汉城内不少家庭开始着手囤粮,取消年夜饭、朋友聚会和祭扫。

今日,湖北省省长王晓东也表示,武汉市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是充足的。目前,云南、海南等地的农副产品也在源源不断地往武汉调运。

武汉城外,一些无法回家的武汉人一遍遍刷着手机内的疫情报道,还有一批非武汉市民,为避免影响他人选择留守武汉。

武汉“封城”前后,这些城内外的武汉人生活有何变化?南都记者找他们聊了聊。

城内

一觉醒来,家住武汉市汉阳区的李涛发现武汉封城了。

1月23日凌晨,长江日报报道,自当日上午十点,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图源:新华视点

李涛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要过年了,年货都还未来得及囤。

家周边的小菜场已经没剩下什么,他赶紧开车到附近的菜市场,这是他近三天来第一次开车出门,“菜市场人山人海,菜场里的人好多都戴着口罩。”

胡萝卜、白萝卜、青椒、洋葱、大蒜,能拿多少拿多少,“没顾得上看价格,只要货架上有的都拿了,不是买多少买什么的问题,而是抢不抢得到。”李涛告诉南都,印象中菜价确实涨了,最后结账花了近三百,“涨价也没办法,你不要别人要,还有从别人手里抢菜的。”

李涛的父母住在武汉市蔡甸区,距离汉阳区的距离大约是30公里,父母本来准备过来送点物资,因封了收费站,父母放弃了这个打算。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交通广播消息,1月23日下午1点40分,目前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武汉北、蔡甸、永安收费站入口封闭。

收费站关闭,市内的公共交通也停运了,据说高架桥也关停了,李涛开着私家车转去四新南路上的加油站,心想给车加点油,“结果一条道上都是车去排队加油的。”李涛想着,春节不出门走动了,车耗不了什么油,索性回家了。

李涛不担心自己的身体,但家里还有个怀孕的老婆,老婆是湖北省人民医院的护士,早在1月11日,就告诉李涛要做好防护,李涛的公司就在金银潭医院附近,他之后坚持每天戴上口罩开车上班,“因为戴口罩当时还被公司的职员嘲笑了。”

因老婆的嘱咐,他当时一口气买了1000多块钱的口罩,“198一盒三十个的N95口罩,老婆觉得多了,我还退了六七百的口罩,没想到现在口罩完全不够用,到处都买不到口罩了。”

昨天晚上,家族群里就已经都商定好今年都不拜年了,连往年大年初一准点的祭拜活动也省了。“家里老人也理解,爸妈都让我们不要出门了,我也害怕亲戚过来串门,尤其是现在家里还有个宝贝,孕妇万一染上了也不能吃药。”

老婆前段时间因为怀孕没去医院上班了,但仍跟同事们保持着密切联系。“老婆科室里有一半的人都去支援发热门诊和定点医院了。”李涛听说,医院的物资挺紧缺的,他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医疗资源支援武汉。

家里储备的一点物资还能用上,但要是时间一长,李涛很担心是否还能撑过去。“近期就宅在家里等通知,等待来年春天,武汉的疫情能好转吧。”李涛说。

对于这个担忧,今日,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武汉市储备大米500万公斤,食用油4000吨,猪肉、牛肉超过1万吨以上,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是充足的。目前,云南、海南等地的农副产品在源源不断地往武汉调运,“保证市场的供应是有把握的”。

记者联系到吴晨的时候,他正忙着退机票。按照原计划他今晚11点10分要从武汉天河乘飞机前往成都过年。中午12点半,他接到了购票APP的通知,航班取消。

吴晨家住在武汉市光谷区中心,离武汉旧城区大概15公里。今早听说武汉封城的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出门囤粮。在此之前,他已经几天没出过门。“外卖也不敢点了,都吃自己烧的菜。”吴晨说。他上午9点前往楼下的盒马生鲜超市囤粮,“啥都没了,新鲜蔬菜、水果和肉都没了,只剩速冻的产品和礼盒产品”。

今年他没打算在武汉过年,家里什么也没买。由于封城的原因,航班取消,现在他只能买到一些速冻食品和盒装食品,例如泡面八宝粥之类。

“大超市没有涨价,就是被抢空了。估计明天的货都在网上预订完了。京东自营的东西,平时都是当天或第二天就送到,现在最快也要初三左右送到,大多数东西都是年后才有货。”吴晨说,现在自己和周边人就是都待在家里,尽量少出门,少和别人说话,尤其是不带口罩的人,多洗手,多通风。

受访者供图

不过,与李涛和吴晨不同的是,陈心怡家现在还不担心粮食的事情。他们一家已经完全不出门了。“因为过年囤了年货,所以我们家不需要出门买菜。而且沃尔玛等超市还可以送货,菜价也没有太大幅度的上涨,我妈说菜够吃一个月。”陈心怡说。

陈心怡是武汉的一名大三学生,家住武昌区。她告诉南都,在听说封城的消息后,她和家人觉得是应该的,但第一反应还是怕,“心里发慌”。

陈心怡是从钟南山院士到达武汉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戴上了口罩。也强制爸妈戴,劝说他们不串亲戚,用酒精消毒。

“但他们不怎么听,照常出行,直到昨天公布有9人死亡,他们才觉得真的严重,开始自觉地戴口罩。”陈心怡说。往年他们一大家会去爷爷奶奶和外婆家拜年,但今年也都取消了。

她所在的学校是2月17日开学,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推迟开学的消息。

当武汉“封城”的消息传出后,麻酱还是有点意外。

麻酱是一名漫画师,家在就住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直线距离约3公里,平时家人也会去那买菜。12月30日晚,“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后,麻酱赶紧告诉家人不让再去华南海鲜市场采购了。

麻酱比较“宅”,平时也很少出门。疫情出现后,除了出门采购物资,麻酱也基本都呆在家。这段时间,麻酱都在刷网剧和电影打发时间。从昨天开始,麻酱刷上了《生化危机》,“有5部呢,苦中作乐嘛”。

麻酱也在创作一部漫画,想表达下医务工作者对抗病毒的决心。拟人化的病毒举着镰刀,说出“你觉得自己有胜算吗?”

“我想试试。”病毒的对面,全服武装的医生说道。“主要是觉得这个台词说出来感觉很帅气。”麻酱评价他画的小场景。

目前,麻酱所在的小区还没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周围邻居朋友的态度也“还算稳定”,大多在讨论感染人数,和对病毒人传人能力的担忧。

麻酱告诉南都,在距离病源地这么近的地方,说不担心肯定不可能的,不过现在也只能尽量把能做的都做好了。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呈现了人传人特点。从那以后,麻酱每次出门都会带上口罩,家里也准备了三四十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酒精喷雾和84消毒水。

他告诉南都,现在从外面回来之后会用酒精洗手,每天一次用84拖地和擦桌子这一类的清洁。

封城的消息确定后,麻酱又出门买了点挂面。谈及武汉封城,他多多少少有点意外。

“我本来觉得武汉作为春运最忙的城市之一,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封城的,所以刚看到消息有点意外,不过早一点管控总是好的,我和周围的朋友对这个措施还是支持的。”他说。

麻酱家的年夜饭、朋友聚会和祭扫都取消了。“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只能等官方确认疫情完全控制住了再做打算。”

城外

“鼠年”是宋璐的本命年,不过明天的除夕夜她得独自一人待在北京,这是她第一次在外过年。

宋璐是武汉新洲区人,原计划1月22日晚从北京飞回武汉。在当天下午2点多,她还是取消了二十多天前订好的回家的机票。“至少安全一点。”宋璐说。

宋璐告诉南都,她曾于12月31日,也就是“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后的第二天,回武汉参加姐姐的婚礼,1月2日返京。“早就听闻过一些疫情,那个时候觉得没什么,大家都不担心。”

直到确诊病例公布后宋璐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关注新闻。

爸妈将回家的决定权交给了宋璐自己。“最初还挺想回家的,那时候没有口罩,同事听说我要回武汉,东凑西凑给了我5个。武汉的朋友劝我别回。领导也开始每日一问,你要回武汉吗?北京的朋友们也劝我,都给我发最新消息。然后我犹豫了。”宋璐说。

直至昨天,她爸让她做出决定,购票软件也给她打了电话,说可以免费取消航班。“我犹豫到下午2点,想到回去后可能出不来,回家也要加班,就算了,退了票。”宋璐说。

昨晚“封城”消息一出,宋璐就看到了,她现在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消息。“新的消息我基本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担心家人的安全。”宋璐告诉南都。

明天除夕夜她打算在北京租的房子内“睡觉、看小说、看电影、做饭”。

当前有一件让她更头疼的事情,尽管家人出门戴上了口罩,但他们依然在准备着明晚一大家子的年夜饭,好几个当地亲戚会来她家团圆。

“他们曾在口头上承诺取消了,但还是决定过来,我阻止不了,好生气。”宋璐说,她还在跟家人争取。

与宋璐不同的是,小魏在户籍上属于武汉城外人。为避免伤害家人,她最终选择留在了武汉城内。

“从新闻开始报道人传人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回家了。”90后小魏告诉南都记者。她的老家在湖北荆州,目前在武汉市汉阳区居住,在一家公司做运营。

小魏说,之前媒体一直说新型肺炎没有人传人,也被控制住了,她以为是普通的疫情,本打算回家过年的。但后来小魏意识到事情可能不简单,但也没有想“逃离武汉”。

小魏认为,要“逃离武汉”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家里亲戚朋友总有抵抗力差的,他们急急忙忙跑了,以为自己逃脱了,其实是给更多人带来了风险,“那伤害的可是自己的亲人朋友”。

小魏和远在荆州的家人说了想法,家人最终同意她留武汉过年。同时,她还把想回家过年的室友也劝住留下来。室友老家在武汉东部的阳逻,其同事已有被隔离的。“都不回去啦!团圆什么时候都行,但是现在不行啊。”她说。

这不是她第一次在武汉过年。谈到现在的感受,她说,武汉这边现在没有什么过年的感觉,基本上身边的人都是在讨论疫情。

她告诉南都记者,自己除了在家里待着,什么也不能做。而且身在疫区,每天看到的都是各种恐慌的报道,要说不怕是假的,看到周围有人一个一个进医院,小区一个一个被封锁,第一次有一种身处漩涡中心的感觉。

小魏表示,自己每天都能听到好几次救护车的声音,身边朋友有几个发烧的,去医院就是排队六七个小时,几百个病人只有四五个医生,还被告知回家隔离,并没有什么有效治疗方式。

陈威是武汉一家初创公司的负责人。家在浙江的他,原本计划1月23日开车从武汉经高速公路赴老家过年。1月20日开始,疫情防控措施似乎所有升级,陈威临时决定提前两天,1月21日就出发。到家的第二天,武汉市政府宣布交通封城。

身为公司负责人,在这次疫情一开始,陈威就开始有所准备。1月3日,武汉市第二次通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增至44例。

看到这个消息,陈威马上在网上买了免费洗手液,让公司员工进出必须洗手。此前,“双12”当天,他也在网上提前买了两盒100个口罩,发放给公司员工。当时的价格是2盒口罩一共25元。“想到买口罩纯属巧合,看到打折就买了,当时没有任何消息。”陈威说。

此外,办公室的同事们决定,开始执行上班前测量体温的制度。

1月20日,事情似乎有所变化,随着通报病例上升,舆论开始重视起来,防控措施也升级了。“我发现不太对劲,怕自己可能走不了,就想早点走吧,把工作带回老家完成”。于是,他提前了两天,于21日就出了武汉城,没想到“交通封城”的消息突然就来了。由于走的早,他的宠物猫也跟他一起回了老家。

陈威告诉南都记者,他在武汉的办公地点和住址都不在华南海鲜市场所在的江汉区,甚至隔着长江。他平时出门都是自己开车,不坐公共交通,自己也是住家和办公室两点一线的生活。

尽管回到老家,“很想很想约好朋友见个面,可是我不能,就算不说,大家心里也是怕的吧”。陈威只好自己在家先待几天。

(文中署名均为化名)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33.1986ms; querycount: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