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房产置业 > 房产杂谈 > 居家装饰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居家之道:兵来将挡、严进宽出

哥顶的帖子都沉了

哥顶的帖子都沉了
| 只看楼主
老公买的便当里有一个幸运饼干,丢在桌子上好几天,直到我强迫他打开吃掉,因为我想看里面的纸条上写的什么。英文原文记不清了,翻译过来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意思。没想到,一语成谶。

最近家里楼上主卧的马桶漏水,渗透到下面的厨房,不得不大修。发现漏水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管子工。他是我最近在网上搜索到的,Hartman Plumbing Services,实际上就一个年轻人,名字叫Dan,不仅随叫随到,手脚利索而且收费合理。前两次找他都只收了我100美元左右:第一次是小卫生间马桶漏水,第二次厨房洗碗池搅拌机停转他给换了一个新的。但是这次他收了我420美元,还告诉我坏消息:漏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导致上下楼之间的木头发霉,要找专人来除霉。


漏水的房顶像一个黑洞。


这个马桶是老公专用的,嘿,整个主卧卫生间都是他专用的,谁让他是一家之主呢。这是玩笑,真实的原因是:我基本上放弃了给他清理厕所的职责了。眼不见为净。好在家里有不止一个卫生间,就各用各的吧。所以管子工Dan收我420美元,我欣然接受了——任何能修我老公马桶的人,我都感激不尽。

总之,虽然我对维修房子毫无经验,Dan一定知道事态严重,但他除了把漏水的马桶修好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早点修就好了”,因为漏水已经很久了。

Dan是要言不烦,但我可以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我之前也注意到厨房房顶有异状——有块板凸出了,问老公是不是要找人看看,他不仅根本不当回事,可能还觉得我小题大作,又要乱花钱。

Dan推荐了一个可以除霉的人,名叫Anson,估计也是个年纪相仿的业界同行。我和此人通了电话,他也有一个自己的公司Morse Construction Services。他说根据Dan给他发的照片,要修至少一两千美元,而且这种情况很难申请到保险理赔,只能自费,因为不是突发事件,而是长期漏水。我一听有点急了,这么多钱还不能申请理赔?那我每个月付保险费干嘛呢?

我向来是个听天由命的人,但是这次我决定争取一番,于是向保险公司申报理赔了。保险公司派来一个年轻女孩Karen来家里检查,非常可亲,但是工作归工作,她告诉我超过两周的漏水就不是突发事件了,保险公司就不给赔了。我只好认输。

老公建议货比三家,我在Yelp上又找了两家专做除霉的公司。报价基本差不多,就选了一个顾客反馈最多的,名叫Protech Construction。这家公司也是唯一给我书面报价的公司,让我觉得比较靠谱。更重要的是它派来的人,一个中年男子,叫Gus,很懂行的样子——他一看天花板上贴的胶带,就知道已经有别家公司也来看过了。

由于保险公司不管,我得自费,Gus给了我几百块钱的折扣。我虽然有点后悔没听Anson的话绕了一圈,但是还是选择了看上去经验丰富的Gus。

和Gus说定了开工时间,我开始清理厨房,因为除霉的过程就如隔离UFO残骸,厨房要全部用塑料布罩起来抽气,橱柜都要清空……。

我家很简陋,几乎没有买过正经家具,因为我们一直没能摆脱当初来美留学的心态——从一个公寓搬到另一个公寓,从一个州搬到另一个州,睡捡来的床垫,坐捡来的沙发,永远没有安家的感觉。也许潜意识中,我们仍然没有真正的家,因为家在中国。
尽管如此,我还是清理出一大堆盆盆罐罐。毕竟来美国20年了,连初到美国时从洋同学那里买的二手盘子都还在。

我变成了一只勤劳的小蚂蚁,一点一点把东西都搬到车库。看着一箱箱的锅碗瓢盆,我心想:如果南加发生地震,这些东西都震碎了,对我生活都不会有任何影响。我只需要一双筷子、一个勺子、一个碗、一口锅、一把菜刀、一个炒菜铲子就能开火做饭了。但是我却积累了几大箱子的锅碗瓢盆,无数双筷子、勺子、刀子、杯子、盘子……。我当时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啊?难道我不知道东西买回来就变成破烂了吗?

我下了一个决心:除了食品和消耗品,再也不买可有可无的生活用品了,所谓严进宽出。

过了一个繁忙的周末,Gus开着他的厢车如期抵达,我本以为他这次会带一个团队来,没想到还是只身一人。心想:早知就他一个人来,我就不准备那么多甜甜圈了。不过我在Yelp上看到不少客户夸奖他诚实能干。所以我也就认了:也许大叔真的是能以一当十的人。就像那个年轻的管子工Dan,我也曾经对其心中打鼓:他有足够的经验吗?这种活儿他一个人能干的了吗?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主要是我对修房子一窍不通,任何东西坏了都如临大敌。也许对人家专业人士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可是坏消息总是一起来。在Gus抵达后,我又趁机给他看了厨房水池底下的橱柜,因为里面有个大洞直通墙壁,墙壁是黑黑的,也像发霉的样子。以前我对这个黑洞就感觉很不舒服,但又不知是否就该这样,时间长了就习以为常了。这次我得知房子木头发霉后果严重,所以我问Gus是不是这里也要除霉。Gus俯身钻进去查看了一番,说里面是湿的,如果要除霉就得把装水池的台子整个卸下来,要另外报价收费,而且很可能更高。我一听头更大了。只好让他先把房顶的霉处理掉吧。


经过除霉后的房顶。



老公的厕所已经被大卸八块。


Gus驾轻就熟地干起来,把天花板开了一个更大的洞,让我看里面发霉的状况,还告诉我里面窝藏了很多大蟑螂。这已经不是新闻了,Dan修马桶的时候就告诉过我,还问我家里是不是有很多蟑螂。我说没有啊,偶尔一两只,但是我知道院子里的下水道是有很多蟑螂,所以有个把窜到家里来也不奇怪,哪里知道厨房天花板里面就窝藏了很多啊。

还好这种蟑螂不是靠吃食物残渣生出来小蟑螂,而是俗称“水虫子”的大蟑螂,是在下水道里生活的,不是在木头里滋生的。
但不光是蟑螂,Gus说白蚁也在椽子里做窝了。

我躲到车库,一边打开音乐一边开始自暴自弃地哭起来。不仅是因为要破财了,更是因为自己没有维护好房子而懊悔,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失败的家庭主妇。如果不是因为马桶的脏水滴到厨房灶台前了,恐怕我们还会继续这样住下去,直到天花板轰然落地。倒不是没钱装修,而是不想折腾,不想打断生活节奏,装修是土豪的特权。

遇到多大的难事,也得自己扛啊。就像李宗盛《凡人歌》里唱的:问你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

我决定先给自己减压,跑到附近的大坝上散步。大坝下的盆地有很多野生沙漠植物,但是偶尔也会有郊狼。不过这一天这片“戈壁滩”很静谧,没人也没郊狼,我还找到一棵歪脖子树,爬上去打开手机,一边听音乐一边看风景。要不是后来蚂蚁都爬到身上,我真想住在树上算了。

回到家时,Gus已经下班了,次日继续开工。

我又到两位最近刚刚装修过的邻居家参观了一下,他们都是华人,雇用的是同一个华人包工头,结果两家都非常满意。我也把这位师傅的电话拿来了,希望他能妙手回春,把被我长期忽视的房子焕然一新。可怜的房子,落到我们手里,真是受委屈了。虽然我眼前仍然不时出现“白蚁”,但是我决定放下烦恼,真正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花的钱就花吧,该打的电话就打吧。和那些手艺高强的人打交道也蛮有意思的,还能增长见识。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15.6154ms; querycoun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