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多伦多生活 > 心理咨询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晚舟归来(196):陈锋“疯了”

王放谈美加

王放谈美加
| 只看楼主

自从一家三口决定了鲟鱼养殖和鱼子酱生产的“十年大计”之后,陈锋在TIFFANY的帮助下,从福建直接购买了一批有两年鱼龄的西伯利亚鲟鱼和史氏鲟鱼。

柳燕亲自督导员工,把这批鱼成功地放养到千岛湖的养殖网中,然后一家人开始了兢兢业业的水上“养鱼”生活,日子虽然忙碌,却也安安乐乐。

时光荏苒,鱼儿一天一天地快速生长,又是一年盛夏季节。

这一天,一家人吃过早餐一起来到渔场,柳燕指着水中畅游的鱼儿说:看来这批从福建运来的两年生鱼,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水环境,存活下来了。

陈锋听了点点头,心里美滋滋的,他笑着着对柳燕说:都是你的功劳。

柳燕又说:过些天我就可以对他们一个个地做身体检查了

TINA问:妈,你做的是什么身体检查?

柳燕开玩笑说:妇科检查。

TINA哈哈笑起来。

柳燕说:傻姑娘,你妈是在说真话,我要开始对鲟鱼做性别检查了,我们做鱼子酱生意,要的是雌性的鲟鱼,不要雄性的鲟鱼,如果我们把鲟鱼雌雄混在一起养四五年,那必亏无疑。

TINA问:这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的,你怎么知道哪条是雌?哪条是雄?

柳燕说:我们得一个一个地做检查。

TINA惊讶地说:哎呀,妈,这么说,你又要开始大忙一通了?!

陈锋说:TINA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是你妈“又要大忙一通了”,是我们一起配合着她来做。

柳燕摇摇头,苦笑着说:谁叫我心甘情愿跟着你们上了“贼船”呢?

TINA接着又问:妈,我们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雌雄分开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岂不就省了大麻烦了吗?

柳燕说:鲟鱼在三岁以前,仅从外观上是看不出来雌雄的,只有到3岁以后,才可以做这种鉴别。

TINA笑着点头,想了想说:妈,我们都来杭州半年了,你也辛苦了,你是不是能赶在给鱼儿做“妇科检查”之前,带我和我爸出去好好转转?我们也不能天天都只呆在养殖场里面嘛。

柳燕笑着答道:好,应该的,劳逸结合嘛,今天的天气看上去很不错,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过你们想去哪里玩玩呢?

陈锋说:去游西湖吧,我还从来没有游过西湖。

TINA说道:我也想去西湖看看,自从张艺谋弄出来一个什么“杭州印象”,这西湖的名声可是越发“誉满全球”了。

柳燕笑着说:那个东西不叫《杭州印象》,它叫《印象西湖》,是一种山水实景演出,最早在2006年的时候就已经推出来了,后来在2016年中国举办G20会议的时候又进行了大改编大创作,出了一个G20版,被炒作的不得了,最低的票价都要300元,最高的票价听说要一万元,我听了就讨厌,也不愿意去看它。

TINA说:妈,你可是地道的杭州人,怎么连这么有名的家乡风味的文艺节目,你都不去看一眼呢?你是不是嫌这个票价太贵了?你现在不用担心了,我爸很快就会成为亿万富豪的,出这点小钱是绝对没有问题。

陈锋一听赶紧说:对,TINA说的对,我们今天出去玩,晚上就去看看这个什么《西湖印象》吧。

柳燕笑着说:那个东西不叫《西湖印象》,叫《印象西湖》,现在这个G20版的叫《最忆是杭州》,这个词来源于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词作品《忆江南三首》,其中的第二首,原词是“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陈锋说:哦,原来这句话的来源在这里,我们小时候的语文课本中学习过白居易《忆江南三首》中的第一首,叫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柳燕笑着说:对,你念的这个是第一首,也是最多人熟悉的一首。

TINA说:哎呀,原来我爸的文学水平还这么高?连这些老诗词都能够跟我妈对应得上来,那我们今天晚上更是应该去看看这个什么《印象西湖》了。

柳燕说:好吧,陈堰,我们两先换换衣物,让你爸等一等,过一会就走。

过了一会,TINA先出来了,她把爸爸拉到换衣间的门口,让陈锋等在那里,然后推开房门,笑嘻嘻地叫妈妈从里面出来。

等柳燕换装出来的时候,陈锋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眼前的柳燕身穿一件藕色碎花旗袍,合体的裁剪,衬托出她纤细的小蛮腰和玲珑剔透的曲线,脸上略施粉黛,蛾眉轻描,透着一股小家碧玉的温婉气息。

TINA笑着对陈锋说:爸,美吧?

陈锋点点头说:还是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妈妈的样子。

陈锋好奇地问:这么漂亮的衣服,是从哪里来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TINA说:这衣服的来历可不简单,是当初我到贝叔叔家的时候,看到安安阿姨演出的老照片,非常美,我觉得她穿的那种旗袍,如果让我妈妈穿上的话也一定会好看,我就把她当年演出用的旗袍借出来,让裁缝店的人照着样子做了一件,带回来送给老妈,果然好看吧?

陈锋使劲地点点头。

整个上午,一家人的西湖之旅充满了欢乐。

中午吃完饭,一家人开始在西湖上划船。

陈锋和TINA两人一左一右,在船的两边负责摇着船桨,柳燕坐在船头。

中午的阳光很强烈,气温骤然升高,陈锋赶紧为柳燕撑起一把小伞。

但是柳燕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她不停地弯下腰,把手放在湖水中轻轻地拨弄着。

TINA说:妈,天气这么热,你就好好坐着休息吧,凉快凉快,我和我爸两个人划船就可以了,你那只小手划来划去的,也不会有什么用的。

柳燕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她突然对陈锋说:今天的天气太热了,这水温至少有25度左右,如果一直是这个水温的话,我们的鱼会热死的。

陈锋一听,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他愣了一会,看着柳燕说:我也感觉到今天的天气很不对劲,似乎特别潮湿闷热。

柳燕说:陈锋、陈堰,我们现在就会去吧,我已经没有心思玩了,我们得赶快回养殖场看看鱼群的情况。

。。。。。。

果然,三个人刚刚前脚踏进进养殖场,值班的工人就报告说,今天中午发现了一只死鱼。

柳燕看到这条鱼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说:这是一条西伯利亚鲟鱼,它很有可能是被热死了,因为是一种亚冷水性鱼类,水温一旦超过28度,就很容易死亡。

说完,她赶快用温度计测量水温,结果让人很绝望,水温果然超过了28度,部分地区甚至达到了30度。

TINA着急地问道:妈,水温这么高,我们有什么办法把它降下来吗?

柳燕说:我们的养殖场和整个千岛湖区是一个整体,整个湖水的温度都升上来了,我们这里不可能有办法单独控制。

停了一下,柳燕说:我之前在研究鲟鱼的时候,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案例,我从小在杭州长大,一辈子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高温的天气,尤其是整个水温都大幅度升高的事情,现在因为做了水库,水流的速度慢了,水温就变得很容易升上来了,我现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我得马上就去找李主任,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主意。

陈锋和TINA在养殖场心急火燎地等着柳燕回来,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办法”。

柳燕说:我们只有求老天爷保佑了,如果气温这两天降下来,这些鱼也许还有救。

陈锋说:我查看了天气预报,气象部门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仍然会是高温天气,今天是杭州地区60年来的最高气温,而且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听了陈锋这句话,大家都沉默下来。

从那天起,陈锋养殖场的鲟鱼开始成批成批地死去,TINA每天伤心欲绝,吃不下饭,睡不了觉,柳燕更是身心俱疲,本来就孱弱的身体,更是如风中残烛一般,似乎是站都站不住了。

陈锋一个人带着工人天天忙着捞死鱼、埋死鱼,在一种濒临奔溃的状态下,如行尸走肉般,每天机械地重复着那些埋死鱼的工作。

这一天,他把所有的员工都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看来我这次养鱼的投资创业是彻底失败了,感谢各位兄弟们对我的支持帮助。今天晚上,我就在这里办一个散伙宴,大家尽情地吃喝,明天就不用再来上班了,剩下的鱼,我也不要了。

夜晚,异常闷热的湖边,没有一丝风儿,陈锋和七八个员工脱光了上衣,疯狂地喝着啤酒,一会儿大声吆喝,一会儿大声哭泣,借着酒,排泄着满心的压力。

陈锋仰天长叹:天啊,我陈锋这辈子造孽深重啊,不仅到处害死人,连鱼儿都要被我害死呀。

说完,他“扑通”一声跳到水里,工人们一看,大惊失色,几个懂水性的人赶紧跳下去救他。

陈锋大笑道:不用怕,我不会死的,我陈锋的命硬得很,我是心里有火气,憋屈得很,要降降温。

说完他一个扎猛,深深地潜到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水面上整整两分钟没有一点动静。

这一下,工人们又开始慌了神了,有人开始在岸上大声呼叫陈锋的名字。

就在这个时候,陈锋突然一下,像条龙一般从水中一跃而起,接着发出“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工人们这下子全都懵了,有人在小声说“疯了,疯了”。(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31.2347ms; querycoun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