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多伦多生活 > 心理咨询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2 晚舟归来(202):莫许宥原来是顶尖“军事专家”

王放谈美加

王放谈美加
| 只看楼主

四个人在宋佳的家中喝着茶,相谈甚欢。

贝益民指一指自己身后的一面大书架,对着莫许宥好奇地问道:莫先生,你是做兵器研究的吗?我看这上面有很多兵器科学的书。

莫许宥点头说:是,我是南京理工大学博士毕业的,专业方向是兵器,尤其是导弹。

贝益民长长地“哦”了一声,说:厉害,南京理工大学,中国最好的研究兵器科学与技术的大学,原来你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专业人士”。

宋佳笑着插嘴说:人家还三次荣获二等功呢,他们莫家啊,出了两个大博士,她姐姐莫彩霞是北大的博士,现在在中央党校当教授,人家不愧是张謇的后人啦。

莫许宥摇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八年了,别提它”。(京剧《智取威虎山》的台词)

四个人都会心地哈哈笑起来。

贝益民好奇地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早就退役了呢?国家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莫许宥苦笑着摇摇头,说:是因为“桃色事件”。

贝益民和江晚舟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又瞟了瞟宋佳,没有再做声。

宋佳却忍不住突然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说:他是跟你们开玩笑的,不是他的桃色事件,是别人的桃色事件。

宋佳接着说:不过,师兄,你也不要惊讶别人,你自己不也是个国家需要的人才吗?你干嘛就溜到加拿大去了呢?

莫许宥这时候也笑起来,说:人生无常,命运多舛啊,我本来做的好好的,没招谁没惹谁,但是却因为我的上司“被”别人戴了绿帽子,让我也跟着一起倒了大霉。

这番话,一下子引起了贝益民和江晚舟的“极大兴趣”。

宋佳看看他们两,笑着说:忍不住想听八卦了吧。

大家一阵哄笑。

莫许宥说:我原来在南京军区的兵器研究所工作,我的上司有位非常漂亮的老婆,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当时的上海市长黄菊给“睡了”,这件事一直闹到了老江那里,虽然黄菊被弄得灰头土脸了一会,我的上司也跟他老婆离了婚,但是这个仇就被记在了一些人的心里,后来南京军区撤销的时候,我所在的这个研究所被“理所当然”地撤销,我跟研究所里的一大帮人一起全都“下岗”了。

贝益民笑着点头说:你是“被”站错队了。

莫许宥点点头,又看看宋佳,揶揄地说:还好,我老婆没有“被”看上,那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大家又哈哈笑起来。

贝益民接着问:你现在还有在关心兵器发展或者是军事问题吗?

莫许宥点点头。

贝益民问:目前中国的军事研究的重点是什么?

莫许宥想一想,突然自顾自地笑起来,等停了下来后,摇这头说:现在军队里面有一帮不务正业的傻X,把军事科学搞成了军事“厚黑学”。

贝益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重复问了一遍。

莫许宥解释说:你知道吗,现在中国军事研究中最热门的是所谓的“超限战”研究。

江晚舟插嘴问道:“朝鲜战”?你是说“抗美援朝”吗?

莫许宥有哈哈笑起来,说:不是朝鲜,是“超限”,也就是没有底线的意思,或者叫着“打流氓仗”,但是问题是,“战争”这种事情什么时候有人说过是“君子之争”了?战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事情啊,《孙子兵法》中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又说“兵者,诡道也”
,所谓
“兵不厌诈”,有任何一个懂得军事的人,会以为打仗这种事情是“奥林匹克竞赛”不成?

贝益民笑着回应道:春秋时候的宋襄公,要在泓水之滨打仁义之仗,结果在被楚国人打得一败涂地,自己还丢了性命。

大家哈哈笑起来。

江晚舟问道:既然君子一定是打不赢流氓的,为什么“超限战”就没有用呢?找你们两刚才说的,这“超限战”应该很有用才对呀,大家都说未来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咱们中国的实力是比不过美国,但是如果用超限战的办法,我们不就也有胜利的希望了吗?

莫许宥扭头看看贝益民,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贝益民说:我觉得我们这些从过去文革时代成长起来的人,脑子里面常常会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我们中国人总是代表着“正义”,因为我们是“被欺辱”的一方,即使是在汉人欺压为“亡国奴”的满清王朝,因为我们国家是“被人欺负的”,所以我们就理所当然地代表“正义”,而只要是所谓“正义”的一方,我们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但是事实上,在人类的战争中从来就没有“正义”可言,战争就只是“国家利益之争”,而“国家是统治阶级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只要有“国家”这个概念存在,就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正义”,不存在谁是君子谁是小人的问题,所谓高举“正义”的大旗,都只是骗你去“做婊子立牌坊”,好让你愿意去打仗,而且还安安心心地去送死。

莫许宥听到这里微笑着不停地点头赞许,带头给贝益民鼓起掌来。

莫许宥说:列宁说“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战争是一个综合性的实力的搏斗,绝对不是只要有自诩的“正义”就能打赢的,否则的话,你就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中国近代所有的“反侵略战争”都是失败的,战争的背后是经济实力的较量,最终的决定因素是科技是生产力,不是流氓打架,用所谓的“超限战”去对付敌人,本质上在自己被打趴下之后,又用自欺欺人的“妖道邪术”去“享受”阿Q的精神胜利。

这时候莫许宥似乎想起了什么趣事,自己先笑了起来,他然后接着说:你们知不知道,其实在清末的鸦片战争中,大清的军队中也出现过几乎一模一样的“奇闻轶事”,在1841年的时候,一个叫做奕经的将领奉旨到浙江地区抗击英军,他在路过杭州的时候,进到西湖关帝庙求了一签,签中有这么一句话“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保汝平安。”奕经看了签文之后恍然大悟,就去组建了一支虎头兵,这支虎头兵,全都是戴着虎皮帽的士兵组成的,并且,为了迎合签文的虎,奕经还把作战时间选在了壬寅年壬寅月壬寅日甲寅时,结果这群“万虎齐备”的虎头兵还是被英军打得落花流水。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莫许宥说:还有更“奇葩”的,在1841年的春天,一个叫做杨芳清军大将受道光皇帝之命去广州同奕山一同防剿英军,这个被委以重任的杨芳到了广州之后,对奕山说,我们在陆上,而敌人在海中,海面上波涛汹涌,摇摇晃晃本不能准确攻击我们,然而现在事实上刚好相反,敌人常常能够击中我们,我们反而不能击中他们,这说明敌人肯定是用了什么邪术,既然敌人用了邪术,那我们就要想办法破解这个邪术。

江晚舟笑着问道:用什么邪术呢?

莫许宥说:这个杨芳听信了一个道士的忽悠,说女人的粪便可以破敌人的“邪术”,于是他让人收集了大量的女人的粪便,又把这些粪便装进便桶,放在木筏上面,当英军的舰船开过来的时候,把这些木筏一字排开,然后对准敌人,用这些粪桶去进攻敌人,结果这个什么便桶破邪术毫无作用,反而在军事史上留下一个大笑话。

大家一起发出哄堂大笑。

莫许宥笑了一会,又深深地叹了一声,说:战争是件非常非常严肃的事情,它就是一个严谨的科学,来不得半点的虚假,这些军事笑话,其实都是“无知愚昧”的悲剧,但是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种事情彻底过去了,这种事情其实还在继续发生,这是形式上“现代化”了,比如说,你们注意到吗,前不久中国向台湾海峡试射了两枚导弹,就是我们过去南京军区兵器研究院研制的东风11和东风15导弹,但是这两枚导弹最后竟然都失踪了。

大家都大吃一惊。

贝益民问:为什么?

莫许宥轻轻摇摇头,说:其实导弹这个东西就像是无人驾驶的飞机,飞机要能有效飞行当然必须依赖导航系统,否则的话北都找不着,但是我们的导航系统是什么?我们的导航系统就是美国的GPS呀,我们的导弹打到天上去后,理论上,美国人可以让它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他没有让你的导弹打回到北京就算是给你面子了。

大家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丝无言以对,完全沉默下来。

莫许宥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所以我听说我们国家已经下决心开始建设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了,而且已经命名为“北斗导航系统”,不过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科技工程,要求在所有的关键技术上全部都必须是真正的“国产”,但是我很怀疑是否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这个工程部仅仅是个应用技术的问题,更关键的是基础科学研究问题,而我们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还是太薄弱了,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差距非常大。

贝益民问:为什么基础科学研究在这种尖端科技中会这么重要呢?

莫许宥想了想,说:我这样跟你讲吧,尖端科技工程本质上就像还是生产一部手机,设计并且组装出一部好的手机,这的确是一种本领,但是这不属于基础科学研究,因为你的手机中可能大量的都是使用别人的技术专利和关键零部件,而一些很核心的技术和产品,你自己制造不出来的原因,除了制造技术之外,更关键的是你根本不知道怎么个制造法,它的物理原理是什么?要运用到那些原材料?原材料配比的化学原理又是什么?这些全都属于基础科学研究。

莫许宥又扭头看了一眼江晚舟,说:在北斗导航系统中,我们中国最能信得过的科技就是华威的通讯系统,而且我们可能一开始就使用的是华威的5G通讯系统,这个系统的核心技术完完全全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这是我们最感到骄傲的一个部分,这也是为什么你爸爸任总反复地强调“我们中国人要沉下心来,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做好基础科学的研究”,可惜啊,偌大一个中国只有一个华威,甚至不能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公司来,仅仅是在卫星通信技术上,我们还有那么多的科学与技术问题解决不了,大家都知道五四运动的那句口号“民主与科学”,只是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个国家对基础科学的尊重与实践,还远远没有做到啊!(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ID:1032581

访问TA的主页
     2 楼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46.8521ms; querycoun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