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多伦多生活 > 心理咨询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晚舟归来(234):JESSICA和MIKE的“豪宅”

王放谈美加

王放谈美加
| 只看楼主

大家尴尬了一阵,婷婷打断沉默,问JESSICA:你在北京待过以后,你觉得香港与大陆最明显的不同是什么?

JESSICA不假思索地说:我觉得香港和大陆最明显的区别都体现在“人”的身上,比如说刚才讲到的香港的贫富差距,香港的底层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上层的确相差很远,但是香港这个地方,老百姓没有仇富思想,因为大家当初来到香港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穷光蛋,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比如我爷爷,他年轻的时候一无所有,完全是白手起家,所以事实证明,香港这个地方的制度是公平的,成功靠的是机会和努力,富人会得到别人的敬佩和尊重,而底层的人虽然生活局促,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希望,也从来没有因为贫穷而丢掉自己的尊严。

MIKE补充说:我来香港时间不长,但是JESSICA讲的,我深有感受,香港人,不管哪个阶层,都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人,可能是受英国文化影响吧,他们对别人是否懂礼貌很敏感,在香港,你越礼貌,别人对你也越礼貌,另一方面,香港人又很有自尊,不会因为见到什么名人就跑过去围观,或者看见什么富商、高官就赶紧跑过去拍马屁。

大家一听哈哈笑起来。

DICK一边笑着,一边接着补充说:香港这个地方有政府提供的世界上最好的免费医疗、教育和养老福利,我上次发烧住私家医院,四个晚上花了6万多港元,但是低收入家庭也不用担心,住政府医院,条件一样不错,深切治疗部所有费用,包括医生、护理、医药、手术等等费用,基本上都由政府负担,病人每天只要一百元。

JESSICAMIKEDICK赞同她的意见,很高兴,马上接着他们两的话题说:香港这些年在短时间内移民来了很多大陆人,两种文化正在发生冲突,但是更多的是融合,比如我去做面膜的地方,那里现在多了很多大陆来的人,她们学历不高,男男女女都喜欢打麻将,但是在待人接物方面还是非常热情礼貌的,另外餐厅的服务员和的士司机也多了很多的内地移民,这些人的行为比较粗鲁一些,但是,如果你对他们有礼貌,他们会还以你礼貌,我相信香港人会逐渐感化他们。

LILY这时候站起来,先给江晚舟斟满茶,然后转了一个话题说:香港这些年虽然也有一些发展,移民的人口也有一些增加,但是和北京、上海相比,香港还是发展得太慢,显得太破旧了。

婷婷和LEO都点头称是,并且把在上海和杭州看到的城市风貌讲述了一遍。

大家听了似乎都有同感。

江晚舟有扭头看着JESSICA

JESSICA知道江晚舟的意思,她稍稍犹豫了片刻,说:我并不是故意要跟大家对着干,但是我心里真的不能认同你们的说法,我知道,这些年,大陆人来香港的游客,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维多利亚港湾不再有当年的辉煌”,其实,这不是因为维多利亚港湾边暗淡了,而是因为北京上海快速发展起来了,香港是一个已经发展的很完善的城市,它的小街小巷,跟北京上海相比,当然显得太狭窄太破旧,但是香港胜在细节上,在香港,即使是一个已经破旧了的大楼,里面的办公场所依然都是干干净净的,里面的人群,也都是有着不同肤色的和彬彬有礼的,这就是为什么,香港能够连续二十三年蝉联“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全球城市竞争力第一”,北京上海做得到吗?

江晚舟听完JESSICA的一番话,连连点头说:中国大城市的发展,在过去这么些年,最主要的还是靠的国家政策和资金的扶持,深圳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城市的外观不过是些表象,最重要的,城市或者国家的竞争力,还是体现在制度和人才上,大家不要忘了,中国是个发展非常不平衡的国家,从北京往外开车24个小时,可能就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对不对?

江晚舟的“总结”发言,让大家又一次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JESSICA对婷婷说:明天你妈妈跟LILY去办点别的事情,你和LEO想不想到我家里来坐坐?看看香港年轻人的实际生活境况?这样的话,你们就会对香港的现实有更加真实的了解了。

婷婷和LEO马上高兴地答应下来。

。。。。。。

第二天一早,MIKEJESSICA开车把婷婷和LEO从酒店接出来,经过西区海底隧道,来到一家名叫“新兴食家”的餐厅门前。

JESSICA说:我先请你们喝地道的香港早茶,再到我家里做做,吃了这里的点心,保证你们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是一间很小的茶餐厅,里面只有六七张桌子,桌面已经破旧到斑驳陆离,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更换过了,全开放的厨房直直地面对着大门口,几个员工正挤在厨房出餐口外面的不锈钢长桌上包点心。

JESSICA说:香港街边的餐厅都是这样,面积不会大,因为租金太贵,这是我从小就来喝茶吃点心的地方,十几年了,味道从来没有变过,价格也基本上没有变,只有这里的老板和员工工作的时间变得更长了。

JESSICA进来,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的老板笑呵呵地高声与她打招呼,几位正在包点心的员工听到声音,也都转过身来,大家用粤语相互问候。

婷婷和LEO听不明白,JESSICA用普通话帮忙翻译,然后也用粤语和店员们打招呼。

正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有人叫道:“JESSICA MIKE”。

JESSICAMIKE回头一看,是自己的邻居,一对情侣,这里是他们俩的食堂,今天休息,也早早地来喝茶吃点心了。

JESSICA给新人们相互做了介绍,原来一对情侣,男生叫ALEX阿明,台湾人,从澳洲悉尼大学本科毕业后来香港大学读研,学工商管理,女生叫YUKA小鱼,香港本地人,在香港大学读会计与金融专业读本科,既然阿明和小鱼都是JESSICA MIKE的朋友,五个人马上就亲热起来。

大家凑到一起,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在一起,把餐厅几乎所有的点心都要了一遍,又按照JESSICA的推荐,额外要了双份的虾饺、烧卖、凤爪、糯米包和奶皇包。

看着一桌子的各式点心,JESSICA显得格外兴奋,她一边热情地招呼大家,一边满心感激地说,她小时候她妈妈经常带她到这里来饮茶,十几年里,吃遍了这里30多种好吃的点心,但是只有等到今天,因为有这么多朋友聚在一起,才让她有机会,一次就把全部的童年的滋味回味一遍,真的是太幸福了。

阿明和小鱼也不停地向婷婷和LEO介绍着餐桌上他们最喜欢的港式点心,有牛肉布拉肠,有小排骨,有牛肚,尤其是凤爪,是小鱼的最爱。

一个小时后,桌子上的点心被一扫而光,大家个个摸着撑起来的肚皮走出餐厅。

婷婷回头仔细地看了看餐厅的招牌,对JESSICA说:我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新兴食家”这个名字,它才是香港留给我的第一深刻记忆。

JESSICAMIKE的邀请下,阿明和小鱼决定留下来一起陪同婷婷和LEOMIKE于是自己把车先开回家,其它人步行回去。

从外面喧闹的街道走进小区,里面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花红草绿,树影婆娑,大楼外观精致,大堂虽小,但是富丽堂皇。

一行人走进JESSICA的新家,MIKE已经在里面迎候。

门口非常窄小,JESSICA赶紧先跑进厅里面,又把阿明和小鱼先让进去,腾出空间来,LEO才把门关上。

房间里有一股浓浓的新鲜的中餐饭菜的气味。

婷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着说:这饭菜味可真香啊,我们不是刚刚才吃过早茶吗?你们这是已经准备了午餐不成?

MIKE说:我和JESSICA哪有在家请客吃饭的厨艺水平?这气味都是从别人家“窜”
进来的。

JESSICA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这饭菜味如果天天有,时间一长家里就会有去不掉的馊味,这房子通风不好,我和MIKE除了在家煮碗面,基本上不敢在家里做饭。

JESSICA说话期间,婷婷走到一扇面向海湾的窗户旁,说:这里的景观挺好的,而且有风进来,你把厨房的窗户打开不就可以把油烟吹出去了吗?

JESSICA听了笑起来,说:等你看完我们家就明白了。

过了一小会,就听见婷婷在里面的房间喊道:JESSICA,你家就这么大了吗?

JESSICA笑着说:对呀,你要想再看看别的房间,就得到别人家去了。

婷婷哈哈笑起来,说:我明白了,你们家只有一个朝向的窗户,而且厨房没有窗户。

JESSICA说:是的,这整幢楼房每一层有810户人家,每家的厨房都是没有窗户的,因为窗户实在是太精贵了,厨房的油烟统一通过内设的烟道抽出去,但是因为靠海边,遇到吹倒风的时候,油烟就会倒灌进来。

婷婷恍然大悟,说:明白了,既然是这样,你们住的地方是不是太委屈了?

MIKE赶紧说:我们怎么敢说“太委屈”?呢个住在这里,已经是托我岳父大人天大的福了,没有他资助我们,我们哪里住得起这种地段的房子?这样的房子靠我们自己的工资收入,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买不起的。

LEO这时候好奇地插嘴说:这一套房间大概也就60平米,或者是700平方尺左右吧,会贵到哪里去?

MIKE说:这套房子,按现在的市价大约要1000万。

一句话,把婷婷和LEO惊呆了。

婷婷瞪着眼睛大声问道:这么贵?一套60平米的房子一千万,如果不是你们家这种情况,香港本地的青年人该怎么办?他们住在哪里?

JESSICA说:你这个问题,最有发言权的就是阿明和小鱼了。

小鱼笑着接过JESSICA的话说:一般的香港年轻人,绝对不可能一结婚就住上这么好的房子的,香港人把买房子叫“上车”,先买小的,再以小换大,结婚买房,一般60平米,以三成计,首付约180万,以毕业后每年存12万计算,两个有稳定工作的香港年轻人,大约工作10年后可以攒够首付,当然,绝对不是在这个地段。

阿明插嘴说道:非香港本土的年轻人,比如像我这样,从台湾或者内地来的年轻人,因为不能享受香港的买房优惠政策,如果要想买房子的话,没有父母长辈在资金上的支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鱼说:是的,香港的房屋类型很多,房屋买卖的办法也比内地要复杂得多,不是一两句话讲得清楚的,简单地说分为私楼、公屋和福利房,我老豆家住的是公屋,也就是租住,穷人申请后排队,它的好处是租金比较便宜,但是没有产权,既不能买卖,也不让子女
“继承”。

阿明笑着插嘴说道:小鱼的爸爸也不算穷人噢,他可是挺有名的区议员呢。

小鱼假装生气地盯了阿明一眼,接着说:公屋地点通常都非常偏僻,房子的面积小,我家上上下下六口人,住JESSICA家这么大的地方,三个兄弟姐妹跟阿婆挤在一个小房间,所以我从上大学开始就出来住了,没有再过回家。

大家听了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MIKE打破沉默说:其实现在在国内所有的大城市,买房都不容易,比如北京,平均月工资6000,房价6万,一年不吃不喝买1.2平米,香港平均工资15000,房价10万,一年不吃不喝买1.8平米,这么比较一下,好像在香港买房子似乎还容易点。

MIKE这么一说,谈话的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

就这在这时,楼道里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吵闹声。(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62.4388ms; querycoun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