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新闻评论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也來個東施效顰

海外逸士

海外逸士
| 只看楼主
據說被稱為“詩壇芙蓉姐姐”的國家級女詩人趙麗華在網上走紅。她的所謂詩被人在網上惡搞﹐模仿之盛居然形成了一個叫“梨花教”的“詩歌流派”。所謂“惡搞”﹐從文學角度來講﹐就是用唐詰柯德的諷喻手法﹐來達到反諷的目的。
    現在先來看一首她的詩《一個人來到田納西》﹕毫無疑問╱我做的餡餅╱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有人評曰﹕全詩只有短短四句,十三個字,描述了詩人一個人來到田納西,舉目無親,做起自己往日喜歡吃的家鄉餡餅,活生生地构筑了一個十分立體的“境”,抒發了一种客居他鄉的孤獨狀味,嗅到一种濃烈深刻的思鄉情思,令人讀完覺思良久,倍感心酸。本詩的題意是“一個人來到田納西”,是十分平實的語言,而詩中的詞句,同樣朴素自然。詩開首第一句是“毫無疑問”,詩人以冷靜而斬釘截鐵的一個下定義的手法,讓人不容置疑相信她的這句話,是最真實的,是發自詩人內心世界的吶喊。而第二句說“我做的餡餅”,強調是“我”,是詩人本人做了(家鄉的)餡餅,并不是路邊小灘買來的,可以想像詩人人處他鄉,想起家鄉的往事,餡餅在這里已包含著整個家鄉情結在里邊;到了最后兩句“是全天下/最好吃的”更是強化深刻了主題。因為她是“一個人”來到异地,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沒人能給她做喜歡吃的家鄉餡餅,只有她一個人會做,當然是“全天下最好吃的”!通過讀這首詩,我們可以想到在寒冷的冬天里,詩人在屋里對著滿天飄雪,做著家鄉的餡餅,在熱气騰騰中鄉愁隨煙霧繚繞,邊吃著餡餅邊深深地把親人思想
    這些評語簡直比詩的本身還精彩﹐就像一塊普通的壽山石被裝在一個雕琢精美的檀木盒裡﹐被這個盒子一襯托﹐這塊石頭也身價百倍了。不過讓識貨的行家來看﹐只不過是塊普通的壽山石而已。但外行一下子被包裝唬住了﹐還真以為是塊田黃呢。
    本人不自量力﹐也要東施效顰﹐寫首麗華體詩。題為“單槍匹馬闖紐約”﹕
豈能說╱我的雞粥╱世上最好吃╱老婆不在╱將就點吧。
    自評﹕全詩只有短短五句,二十個字,描述了詩人一個人來到紐約,舉目無親,做起自己往日喜歡吃的家庭雞粥,活生生地构筑了一個十分立體的“境”,抒發了一种客居他鄉的孤獨狀味,嗅到一种濃烈深刻的思親之情,令自己讀完也深思良久,倍感心酸。本詩的題意是“單槍匹馬闖紐約”,是十分平凡的事,而詩中的詞句,也朴素自然。詩開首第一句是“豈能說”,詩人以冷靜而不自滿的手法,想起了老婆燒的雞粥肯定比自己的好吃﹐抒發了對遠隔兩地妻子的思念之情。這是發自詩人內心世界的吶喊。而第二句說“我的雞粥”,強調是“我”,是詩人本人做了家庭式的雞粥,并不是路邊小灘買來的,可以想像詩人雖然人處他鄉,無時不在想起家庭的往事與溫暖,雞粥在這里已包含著整個家庭情結在裡邊;到了最后兩句“老婆不在╱將就點吧”﹐更是強化深刻了主題。因為詩人是“一個人”來到异地,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沒人能給他做喜歡吃的家庭雞粥,只有他一個人試著做,當然不及妻子做的好吃!通過讀這首詩,可以想到在寒冷的紐約冬天裡,詩人在屋裡對著滿天飄雪,做著家庭的雞粥,在熱气騰騰中親愁隨煙霧繚繞,邊吃著雞粥邊深深地把親人思念。
    我這詩也不遜色於她﹐即使做不到國家級詩人﹐省市級總還可以吧。但是女的可以稱“詩壇芙蓉姐姐”﹐男的能稱什麼﹖還是自稱為詩壇唐詰柯德吧。雖然不夠浪漫﹐可是實事求是。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197.1724ms; querycount: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