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时事政治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他们制造了国会山暴乱:特朗普身后的“爱国者”

亲亲baby

亲亲baby
| 只看楼主

美国“国会山暴动”之后,特朗普最终选择低头让步:当地时间1月7日晚间,他在白宫的视频讲话中说,新一届美国政府在1月20日宣誓就职,他将确保权力和平过渡。

从当地时间1月6日下午2时许擅闯国会大厦,到下午5时40分警方确认国会安全,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大闹一场,导致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到晚上8时才重启,至少50名国会安保和地方警察受伤,还有一名警察死亡。

这场混乱也让特朗普被千夫所指,但他选择把责任撇干净,和狂热川粉暂做切割。特朗普在视频里谴责了发生在国会的暴力行为,称进入国会大厦的示威者玷污了美国民主的根基,他们将为触犯法律付出代价。

来自法律的惩罚从1月6日下午就已经开始,警方目前至少抓捕了82人,美国首都哥伦比亚特区警察局局长罗伯特·康提称,将逮捕“每一个暴徒”。

FBI(联邦调查局)也介入调查参与此次暴乱的所有人,为检察官提起诉讼搜集证据获取情报。目前,特区联邦检察官已经就暴乱相关案件提起15宗诉讼。

参与暴乱的人不仅无法逃脱法律责任,也面临着被社会抛弃。不少雇主发现员工参与擅闯国会的抗议示威后,急于与他们撇清关系,将其解雇或是要求其主动辞职。

联邦工作人员的调查也将总统特朗普囊括在内,以确定其在煽动人群时扮演的角色。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从多个渠道获悉,特朗普在询问助手和律师关于自我特赦的问题,他想知道可能面临什么样的法律和政治后果。

将支持者推出去“背锅”符合特朗普趋利避害的一贯作风,不知道经历了国会自由行的“川粉”作何感想,但至少他们还能听到总统谴责自己玷污民主,而阿什莉·巴比特已经没机会听到这番话了——她在强闯国会时被特勤人员开枪击中,最终死亡。

也因为这场混乱冲突,像阿什莉这样的特朗普支持者被同时贴上“暴徒”与“川粉”的标签,被媒体反复展播其人生履历。

被击毙的阿什莉·巴比特

阿什莉被击中时,她正试图从玻璃被击碎的大门闯入国会。

一名来自新泽西州的抗议者说,他亲眼看到阿什莉·巴比特被枪杀,当她向里冲时,警察警告称:“回去!下来!别挡着”,但阿什莉没有听。

当身份被确定后,阿什莉的面目渐渐清晰起来。她今年35岁,来自加州圣迭戈市,曾在美国空军服役14年,其间多次赴中东执行任务。

但她作为狂热“川粉”的身份显然比退伍军人更显眼。阿什莉的社交账号被一一找出,在互联网上留下的印记展露出她的生活轨迹与特质:极右翼阴谋论组织QAnon的拥护者,经常转发阴谋论内容;福克斯新闻的忠实观众;和总统一样坚称大选遭到“窃取”;在近期的社交媒体发文中,她呼吁要求副总统彭斯和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辞职。

直到她鲁莽冲进国会的前一天,阿什莉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风暴已然降临,将在24小时内笼罩华盛顿......黑暗之后是光明!”

所谓的“风暴”是来自阴谋论组织QAnon的幻想,他们认为民主党和好莱坞精英会因为不当行为遭到特朗普的惩罚。

在阿什莉家人的描述中,她是一个坚定的特朗普支持者——“爱这个国家,为曾在空军服役而骄傲”,而且“非常热衷于她所相信的那些东西”。但阿什莉的家人也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闯入国会。他们对她的死亡感到震惊和无法接受。

而阴谋论者们在极右翼社交媒体Parler上却坚称,阿什莉的死是伪造的。

闯入佩洛西办公室的理查德·巴内特

理查德·巴内特也出名了——他闯进众议长佩洛西办公室,还把腿跷上了佩洛西的办公桌。

这个60岁的阿肯色州白人居民临走还不忘带点纪念品,他顺手迁走了一个印有佩洛西签名的信封,里面据称装有一封给共和党议员的信件。

离开国会后,巴内特显得非常兴奋,他敞着衣衫,和其他抗议者大声嚷嚷着分享自己的事迹,“我给她写了一张非常粗鄙的便条,还把脚放在她的桌上”。

在和《纽约时报》记者的对话中,巴内特强调,这封信不是“偷”来的,“我在她桌上留了25美分,虽然它根本不值这么多钱。”他还表示,自己在进入佩洛西办公室前礼貌地敲门了,但是被其他示威者挤了进去。

巴内特的身份也很快被找到,阿肯色州本顿县治安法官确认他是该县居民。当地报纸报道了巴内特以往的照片和视频,发现他非常热衷于公民权利和持枪权问题。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也提到了巴内特的社交账号,他曾在数天前批评佩洛西,不该把“白人民族主义者”当做贬义词使用。

巴内特接受了阿肯色当地媒体5NEWS的采访,他称自己去华盛顿是为了听特朗普的演说,谈到警察应对国会内的暴力骚乱时,巴内特很愤怒,“我们走到那里,他们就用催泪瓦斯驱散我们,粗暴对待我们,这激怒了一些人。”

巴内特大概也意识到将会面临的后果,当天他就告诉《纽约时报》记者,“我可能会把这些事情一路讲到华盛顿特区监狱。”不过迄今他还没有被抓捕,被5NEWS问及此事时,巴内特回应,“我会怕吗?当然不会。但确实有这种可能性(我被抓)。但我什么都没做,我没有破门而入,我被挤了进去,并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在到处找厕所。”

对于阿什莉的死,巴内特评价说,“她死得很英勇,是个爱国者,我为她的家人感到难过。”

反对认证选举结果的共和党参议员

没有参与暴动,却也和特朗普一样遭受指责的,还有以特德·克鲁兹为首的多名议员。

这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在国会召开联席会议前就宣布,他和其他10位参议员将拒绝认证多个摇摆州的选举结果。

这也正中特朗普下怀,他极力煽动支持者参与1月6日的“拯救美国”盛大游行,就是为了阻止国会认证选举结果。

席会议被国会的不速之客打断重启后,克鲁兹和其他多位议员也依然坚持不认可选举结果。

根据《华盛顿邮报》统计,共有8位参议员对至少一个州的选举结果加以反对,其中得州参议员克鲁兹、密苏里州参议员约什·霍利、密西西比州参议员辛蒂·海德-史密斯、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罗杰·马绍尔、阿拉巴马州参议员汤米·图柏维尔对两个州的选举结果提出异议。

国会的暴动也让这些议员被置于聚光灯之下,克鲁兹于1月7日接受了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他形容前一天发生的事情非常可怕,“这是针对美国国会的恐怖袭击,是卑劣的行为,每个罪犯都要被起诉,被送进监狱关很久。”

NBC的记者直截了当询问克鲁兹,是否感到应该对国会发生的事情负有一定责任。克鲁兹否认自己的行为与“恐怖袭击”有关联,“我被选出来(当参议员)就是为得州人民而战斗,我所做的只是在参议院就选举公正性进行辩论。这和恐怖袭击没有任何关系,袭击行为是错误的,需要被起诉......我所做的是解决这个国家在国会辩论中的分歧。”

阻止选举程序行动的领导者之一霍利也在声明中谴责暴力行为,“暴力必须终止,袭击警察和违反法律的人必须受到起诉,国会必须恢复工作,完成职责”。

虽然避免把自己和国会暴动联系在一起,但克鲁兹认同特朗普应该为此事负有责任,“总统的言辞越过了底线,这是不负责任和鲁莽的,他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我认为他应该负有一部分责任”。

但在此事后,被要求下台的不止是特朗普,站在反对选举结果前线的克鲁兹和霍利也成了众矢之的,议员中呼吁这两人辞职的声浪越来越高。

呼声甚至来自他们的参议院同僚,特拉华州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和夏威夷州参议员广野庆子都对此表示支持。《南华早报》评论称,参议员明确呼吁同事辞职的状况极为罕见,尤其是库恩斯这样的温和派,他与共和党人的工作关系非常密切。

克鲁兹在NBC节目中的回应是,“我认为这是有人在玩弄政治把戏,民主党人想要除掉强势的保守派领导人,这不奇怪。”

他同时也坚持,如果再次面临一样的状况,还是会反对这样的选举结果,“敦促人们应该遵守宪法和法律。”

尽管克鲁兹一再强调反对是为了选举公正,但他和保守派议员们想接手特朗普粉丝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只是这一次,变成了玩火自焚。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15.6202ms; querycount: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