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时事政治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你能公然压制选民,黑人犹太人华人就能一起出手翻蓝

做女人就是要狠

做女人就是要狠
| 只看楼主

1月5日,民主党赢了佐治亚州两个参议院席位,夺回参议院。当我意识到梦想成真时,思绪禁不住回到了去年的11月5日,2020大选日11月3日后的第三天。虽然选举前的预测给人很大希望,那时,我们已经接受了民主党没能拿下参议院这个现实。

受计票速度影响,直到那一天才发现,佐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都没有候选人获得50%以上的选票,按照佐治亚州的选举法,必须在1月再次对决。

民主党候选人之一拉斐尔·沃诺克。

这个消息给民主党的支持者带来了希望。从那一刻起,双方再次动员起来,在短短两个月,进行了一场无论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的投入都史无前例的博弈。结果,两个民主党候选人在1月的决战中双双胜出。

民主党候选人之一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是黑人。他通过对决胜选,不得不说是一件挺讽刺的事情,因为佐治亚州的这个对决法案就是为了阻止黑人当选而制定的。

一:佐治亚州从来就是压制选民最严重的地方,对决法案是方法之一

佐治亚州在压制选民方面做得是既全面又深入,其严重程度几乎是无出其右。很多内容早就广为人知,比如撤销投票点,让少数族裔集中地方的选民不得不排几个小时的队才能投票,和实行非常严苛不切实际的证件要求等,包括在2012和2018年间将140万登记选民从选民册中清除。

选举法专家表示,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剥夺公民权事件。后来负责此事的州务卿办公室被认为违法,因为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合格、合法的当地选民。而这些选民大多直到去投票是才知道自己被清除了,但对那一次选举为时已晚,失去了投票的机会。

佐治亚州比较不为人知的一个压制选举的方法就是这个得票不到投票的50%就必须再次对决的法案,其背后压制黑人候选人的动机更是不那么一目了然。

话说1958年竞选州议员的丹麦·格罗弗(Denmark Groover)把自己的败选归罪于黑人选票集中于一个候选人,而白人选票被分散。他1962年终于当选为州议员后,于1963年成功地推出了对决法案。

该法案使用范围特别广,不仅包括所有级别的竞选,而且把初选和普选都包括在内。因为白人选票还是占绝大多数,所以,如果最后是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对决的话,在那时的南方,黑人就很难出线了。这个法案往往能够在初选时就把黑人候选人淘汰掉。

后来的数据也证明,这样的选举法的确极大地压制了黑人当选的机会。而格罗弗本人在十多年后更是大言不惭地承认自己的动机:“如果你想确定我是否种族歧视,我就是。如果你想确定我的某些政治活动是出于种族动机,是的。”

所以,该法案在南方州很流行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二:选出第一个黑人和犹太人参议员是几代人长期奋斗的成果

作为红州的佐治亚能够帮助拜登胜选,然后又以两个关键席位把参议院多数交到民主党手中,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出人意料是因为佐州自1992年后就没选出过民主党总统,而参议员也已经与民主党绝缘至少20年了。但是,2018年黑人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竞选州长,仅以5万多票的败选,让人看见了希望。所以2020和2021的成功也在情理之中。

以黑人史黛西·艾布拉姆斯为模型的宣传画。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2018年没有拿下州长的艾布拉姆斯是这次巨大成功的幕后英雄。首先,艾布拉姆斯十多年如一日地与压制选民的恶法斗,在法庭上,更在第一线。

据报道,直接可以联系到她所建立的机构的新选民登记数字就有几十万,间接就无法计数了。另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艾布拉姆斯2018年的败选又激发了大量的新选民注册,对2020年的选举推动很大。

艾布拉姆斯在谈到自己注册选民的经验时,特别强调她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单一群体上:“我希望表示得非常明白,这需要多个社区的投资和支持。这是一个多族裔,多民族,多代人的联盟。

当一个群体的被关注是建立在排斥另一个群体之上时,我就会感觉不对头。”难怪这次当选的另一个民主党候选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居然是一个没有丝毫南方口音的犹太人,又一个佐州第一次!

不要以为美国政坛不缺犹太人,这算不上什么奇迹。佐治亚州不是纽约,更不是华尔街。美国至今还没有过一个犹太人总统绝对是有原因的。

犹太人现在看起来似乎地位不低,但他们曾经是,很可能依然是一个被歧视的团体。可以说犹太人的历史就是被歧视的历史,他们二战期间的遭遇更是惨绝人寰。而这样惨痛的经历让他们懂得了,弱势群体的人必须相互帮助,相互扶持。60年代黑人争取平权时有不少白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其中绝大部分就是犹太人。

有意思的是,这一次,不仅沃诺克主要是靠黑人选票推上去的,连犹太人奥索夫也是。2020年11月的选举中,他们两个看上去都很危险。《纽约时报》根据已经公布的数据的分析,他们俩这次能够超出,主要是靠推动更多的黑人选民出来投票。

一般对决选举投票率都相对较低,而共和党人在对决选举中会远高于民主党人的投票率。这一次居然反过来了。今年1月的选举,拜登赢的选区的投票率达到2020大选的92%,而川普赢的选区只有88%。或者用另一个指标,看黑人比较集中的选区和白人工人阶层比较集中的选区,前者的投票率是2020年的93%,后者只有87%。

这里我们看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循环:当年犹太人帮助黑人争取平权,今天,黑人用争取来的选票把犹太人推上了参议员的席位。

这两天,在我谈及这个现象,以及佐州压制黑人的选举法案这次却促成了黑人参议员的当选,更为民主党提供了那些参议院的机会等事情,总是有人这样说话: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许是吧。但我更愿意理解成是社会进步的结果。也许下一步的目标应该是去掉那些不合理的法律,创造一个真正平等自由的选举环境。

三:为佐治亚州参议员助选,华人也没有缺席

在美国,华人曾长期以来普遍被认为不关心政治,更不要说参与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最近几年华人的政治热情明显提升。又由于亚裔人口数量的快速增长,亚裔选民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非常令人欣慰的是,华人不仅已经开始积极投票,而且还加入了催票和捐款的行列。这一次为佐治亚州参议员助选,华人也没有缺席。

本人因为不喜好加入组织,虽然也力所能及地参加了一些助选活动,对华人参与的整体情况不是很了解。但就我知道的来看已经成绩斐然。比如,一个拜登华裔助选团CAFB,就开展了电话、短信和手写明信片等多种拜票方式。同时CAFB及其它组织也组成了各种团队,及时推出有中文字幕的政治广告,维持中文媒体等。

Lin的微信朋友圈截屏。

在佐治亚州参议员对决选举的前一天,我看见朋友Lin在微信朋友圈报告自己的“成绩”,不禁为她所做的付出深深感动。

其实我认识Lin也是因为共同参与了助选活动,但我不知道她的“网”撒得那么大,直接参加的就有六七家组织,比如MoveOn,Resistance Labs和Black Voters Matter等。我和她做了简短交谈,听她说MoveOn的平台用起来特别舒服,便于大量发短信,而Resistance Labs的平台打电话接通率特别高,等等等等,简直是如数家珍。

我知道,比Lin成绩更为璀璨的还大有人在。积土成山,聚沙成塔,佐治亚州就是这样翻蓝的。真心为华人也出了一份力而骄傲。

沃诺克当选后,网上流传的一幅Mike Luckovich的卡通图片让人泪目:获得2017年勇气奖(Profile in Courage Award)的平权运动泰斗约翰·路易斯(John Lewis)用自己的躯体架起一座桥梁,让黑人能够跨过沟堑去投票。这幅画一点也不夸张,我们八九十年代后才来美国的人,在平权方面搭了顺风车,很可能不体会选票的来之不易,不了解《平权法案》给弱势群体带来的巨大改变。

记得在美国大学读研时,看见不少专业绝大部分是中国学生。如果没有《平权法案》,没有一个宽泛的环境,怎么可能给华人留学生这样的机会,世界上有几个国家会有这样的风景。

现在,我们这批来留学的都过上了很不错的生活。也许,该是我们对社会多做些担当的时候了。就好像犹太人和黑人的互助,弱势群体的人一定要继续努力,不仅仅为自己,也要为所有弱势群体争取平等权利,争取良好的大环境。只要有一个族裔还被歧视,所有的族裔就都可能被歧视。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31.2339ms; querycount: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