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房产置业 > 房产杂谈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3 人心难测啊!加拿大地产经纪成亿万富豪,牵出系列可怕真相!

狂奔马里奥

狂奔马里奥
| 只看楼主

这是一部真实的加拿大年度大戏,其精彩程度足以媲美百转千回的破案小说。故事还得从斯蒂芬·泰洛(StephenTello)这个人说起,他表面上是多伦多的地产经纪,实际上是心狠手辣的黑社会成员,财富实力惊人雄厚,身价多达数十亿加元。

2015年3月13日,泰洛要在多伦多一家牛排馆跟开运输公司的乔见面。乔说,只要钱到位,他能把大量可卡因走私进加拿大,方法是在加勒比海上收货,转到纽芬兰省附近的渔船上,再安全进港。

两人之前曾经见过面,但没能做成生意。

泰洛发短信给乔,说上一次见面时周围有形迹可疑的汽车,这一次两人要把车停在不同的地方,再乘出租车前往会面地点。乔表示同意,并等着泰洛的进一步行动。

大毒枭“矮子”古兹曼

慢慢地,泰洛成为错综复杂的拼图游戏里的一个关键碎片,而乔负责将碎片拼成完整的图案。实际上,乔是加拿大皇家骑警“哈林顿行动”(OperationHarrington)的首席卧底。

在加拿大东海岸获得线索后,乔一路追踪到了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的夜总会。案子很快向南延展到了加勒比海地区和哥伦比亚,最终指向了臭名昭著的墨西哥大毒枭“矮子”古兹曼(Joaquín“ElChapo”Guzman)。

2019年7月,掌管着140亿美元毒品帝国的古兹曼在美国布鲁克林被判无期徒刑。皇家骑警发现,卷进古兹曼贩毒集团的加拿大人不断死于非命,事实证明,泰洛能逃脱纯属侥幸。

猫仔Catboy

魁北克长大的泰洛毕业于康考迪亚大学,2014年秋天,39岁的他前景一片光明,在多伦多的RE/MAX地产经纪公司工作,刚成家,还买了房。

泰洛的朋友形容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绅士”,一个“你永远不相信”会卷入犯罪的人。而实际上,泰洛混迹在特别危险的毒贩中走私可卡因,其中据说就有大毒枭古兹曼。泰洛甚至有自己的黑社会别名“猫仔”(Catboy)。

猫仔“斯蒂芬·泰洛”

新斯科舍省皇家骑警在2013年5月开始严密监视哈利法克斯人加里·迈斯特(GaryMeister)的一举一动,也因此注意到了泰洛,怀疑他走私毒品进加拿大。为了渗透进迈斯特的圈子,骑警乔开始假装经营一家有着强大关系网的帆船经纪公司,为期两年的“哈林顿行动”就此诞生。

乔跟迈斯特说,他能用科考船和渔船把可卡因从加勒比海地区运进加拿大(后来他也是用这套说辞引得泰洛上钩),迈斯特非常兴奋,跟乔说,他有个亲兄弟在加拿大海岸警卫队工作,对海岸警卫队25艘工作船和4架飞机的状态了如指掌。这是一个绝配。

2014年7月17日,两人在哈利法克斯港口的海岸警卫队破冰船上跟迈斯特的兄弟德尔伯特(Delbert)见面。他们跟德尔伯特说,想通过海路走私可卡因进加拿大,让他当接应,并给了他$5,000。几个月后,一心想表现自身价值的德尔伯特向乔发出警示,说海岸警卫队正在监视乔的一艘渔船(实际上,这艘船是皇家骑警所有,也是哈林顿行动的一个道具)。

这些犯罪分子用的都是加密的黑莓手机,很快乔就赢得了他们的信任,也拿到了一部黑莓。迈斯特让乔跟哈利法克斯、蒙特利尔和其他地方的贩毒集团成员联系,泰洛的名字很快就浮出水面。

2014年10月,泰洛把给迈斯特的信息误发到乔的手机上,乔解释说自己是帮迈斯特运货的人,泰洛马上问乔是否能跟他合作。

这样,原本监视迈斯特的卧底警员乔又有了新的目标。

几个月后,12月10日,乔在多伦多的酒吧RealSportsBar跟泰洛见面,解释怎么利用自己的合法运输生意从加勒比地区向加拿大境内走私毒品。乔要价很高,是所运送毒品的1/4。

古兹曼贩毒集团在南美及加拿大间运送毒品的路线图

泰洛说,他的货主要来自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他在哥伦比亚的亲戚控制了那里的港口。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泰洛立即提出卖一公斤可卡因给乔。一天后,皇家骑警警员史蒂夫伪装成乔的“经纪人”,在多伦多皮尔森机场附近桑德曼酒店停车场上,从泰洛的人那里取走了一公斤可卡因。

泰洛跟乔说,如果能把科考船开到达委内瑞拉的玛格丽塔岛,他可以提供至少5,000公斤可卡因。

2015年1月8日两人在蒙特利尔的BierMarkt酒吧再一次见面,这次泰洛带来了马修·弗莱明(MathewFleming)。弗莱明在渥太华经营着一家ExtremePita快餐加盟店,白天他还是一位备受尊敬的校排球教练,到了晚上他就变成了毒品贩子。

弗莱明告诉乔,他要从玛格丽塔岛走私30,000公斤可卡因,如果乔能把15,000公斤带进加拿大,那就太好了。乔借口说他不喜欢委内瑞拉,把接货点北移到了安提瓜。

这次见面后,乔、泰洛和弗莱明决定先试水把少量的毒品运到纽芬兰省,然后逐步发展做大单。2015年1月20日,乔和另一名皇家骑警警员鲍勃飞往巴哈马跟弗莱明见面,弗莱明把他们介绍给一个毒品供应商的代表“雷”。双方达成了一笔交易--3月1日在安提瓜接来自圭亚那的3,000公斤可卡因。

泰洛将马修·弗莱明(上图)介绍给卧底乔

金主被杀

回到加拿大后,2月11日,乔跟泰洛在多伦多洲际酒店的Signatures餐厅见面,原本应该是个狂欢之夜,但泰洛却闷闷不乐。弗莱明曾跟乔说,他和泰洛在他们的“合伙企业”里各自投了200万美元,现在泰洛的金主没了。2015年1月29日,绰号安迪(Andy)的毒贩CuongHoang在卡尔加里被枪杀。泰洛后来说,“安迪被杀,事业严重受挫”。

当晚的聚会人来人往,乔又认识了很多其他犯罪集团的成员,当他终于上床睡觉时,手机里的联系人多了很多。

人际网络在不断增长,但是到2月15日,承诺的$25万预付款还没到手,乔大发牢骚。为了安抚乔,泰洛给了乔两公斤可卡因,价值$102,000。弗莱明在同一个酒店停车场把这笔钱给了卧底警员史蒂夫,之后便南下去敲定3月1日与圭亚那毒帮的那笔交易。

交易双方通过卫星电话或高频无线电进行联系。圭亚那那边是一艘拖网渔船,乔这边是一艘科考船。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将在约好的地点交接。

但是经过这次尝试后,圭亚那那边对乔产生了怀疑,只愿意提供1,000公斤可卡因,除非弗莱明和泰洛增加预付金。到3月4日,双方之间的信任已经消失,泰洛和弗莱明给不出更多的预付金,交易取消。

警方在现场调查安迪死因

进入矮子古兹曼的圈子

2017年泰洛在多伦多出席庭审,一位专家作证,2015年一公斤可卡因在哥伦比亚的售价为$2,200,而在加拿大一公斤可以卖到$45,000至$65,000。理论上,一千公斤可卡因至少能产生$4,280万的利润。

泰洛在2015年3月6日提出B计划,他问乔,菲利浦斯·科拉罗斯(PhiliposKollaros)怎么样?能不能让科拉罗斯在安提瓜给乔的科考船装上几百公斤可卡因?

科拉罗斯来自蒙特利尔,圈子里都知道他为古兹曼干活。古兹曼跟麦德林的亚历克斯·奇富恩特斯·维拉(AlexCifuentes-Villa)合作,在哥伦比亚采购可卡因,然后通过许多跳板国家,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将毒品从海、陆、空、甚至隧道走私进加拿大。尽管科拉洛斯努力保持低调,还是被人看见在蒙特利尔跟古兹曼得力助手的妻子会面。

乔是通过迈斯特的人认识的科拉罗斯,在2014年年中跟他做了第一笔生易。科拉罗斯跟乔讨论如何把可卡因从圣基茨经纽芬兰运到蒙特利尔,还把毒贩雷恩·雷丁(RyanWedding)介绍给乔。雷恩曾代表加拿大参加2002年盐湖城奥运会的滑雪比赛。

曾代表加拿大参加2002年奥运会的毒贩雷恩·雷丁

经过仔细的考量,乔拒绝了泰洛的提议。2015年3月13日,乔、泰洛和弗莱明本该在多伦多的峡谷溪牛排馆见面,理清头绪并谋划下一步的行动。但那天泰洛始终没有露面,乔也再没能联系上他,猫仔销声匿迹。

迷雾B号补给船

泰洛的缺席并没有吓到这帮人,他们继续与乔谋划下一笔生意。

2015年4月上旬,乔开始与弗莱明和蒙特利尔毒贩迈克尔·迪本(MichaelDibben)合作,使用圭亚那-安提瓜路线运送可卡因。4月8日,乔亲自与迪本见面,并同意在4月15日运送400至500公斤可卡因。迪本说,一旦补给船离开圭亚那前往安提瓜的接货点,就会通知乔。但是那艘迷雾B号补给船没能到达安提瓜。2015年4月17日,法国海军在安提瓜附近拦截了它,上面装载了212公斤可卡因。

大约在同一时间,迈斯特在哥伦比亚跟来自西部城市卡利(Cali)的毒贩伊万·贝坦库尔·阿尔扎特(IvanBetancur-Alzate)敲定了1,200公斤的毒品交易。阿尔扎特说,一艘补给船将在2015年5月中旬与乔的船在海上会合。

乔从哥伦比亚回到加拿大,4月19日在哈利法克斯城外的A&W餐厅跟迈斯特兄弟会面。乔让德尔伯特继续为哥伦比亚的这笔交易保驾护航,并给了他$3000。

皇家骑警本想放长线钓大鱼,但形势发展不允许,便在第二天发起突袭,于德尔伯特家中将他逮捕。德尔伯特傻傻地说,他在加拿大轮胎商店花了$300,还把剩下的钱还给了乔。

在皇家骑警“联邦重罪和有组织犯罪小组”的领导和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禁毒署以及其他组织的大力配合下,哈林顿行动破获了多起毒品走私案,涉及毒品来自安提瓜、巴西、哥伦比亚、圭亚那和美国。有15人面临45项指控,包括可卡因进口和走私,以及武器走私。涉及的可卡因多达15吨,除了迷雾B号补给船上的可卡因,其他案件中的可卡因都尚未易手。

皇家骑警当时表示,哈林顿行动涉及到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贩毒集团,但没有提供任何细节。四年后,矮子古兹曼在美国布鲁克林出席庭审并被定罪,期间泰洛的命运也得以披露,这才使卧底警员乔的拼图游戏离最终完成更近了一步。

泰洛在加拿大海岸警卫队工作的兄弟德尔伯特后来也落网

2018年美国禁毒署探员安德鲁·霍根(AndrewHogan)和加拿大记者道格拉斯·桑图里(DouglasCentury)合著的《抓捕矮子古兹曼》(HuntingElChapo)一书出版,根据书中记录,美国警方掌握了大量古兹曼贩毒集团跟伊朗裔加拿大帮派、地狱天使等犯罪团体合作的证据。截止到2013年,古兹曼贩毒集团在加拿大获得的利润高于美国,相比洛杉矶和芝加哥,一公斤可卡因在加拿大至少能多赚$10000美金。

随着哈林顿行动的日益深入,美国方面认定泰洛是加拿大贩毒网中长期且关键的一员。2014年纽约南区法庭指控泰洛、古兹曼和古兹曼的左膀右臂亚历克斯在2008年10月至2014年1月期间走私可卡因到美国。

2019年1月,媒体刊登了泰洛与古兹曼合作五年的报道,引起关注,但接下来的新闻更重磅。同月下旬,古兹曼昔日的左膀右臂、维拉家族的亚历克斯·维拉作为控方证人出现在古兹曼的庭审中,他指证泰洛是锡那罗亚贩毒集团(SinaloaCartel)加拿大分支的核心人物。

亚历克斯承认走私海洛因、冰毒和可卡因,还跟蒙特利尔黑手党进行交易。走私的方法包括用直升机在美加边境上把毒品空投在加拿大境内,从厄瓜多尔尔尔走太平洋水路进入温哥华。如果从墨西哥入境美国,通常先在洛杉矶和菲尼克斯卸货,然后用卡车把货辗转运往加拿大。

泰洛是亚历克斯在加拿大的主要负责人,他们在加拿大赚了“数十亿”,但到2013年,古兹曼认为泰洛“在窃取毒品或者私藏毒品销售的利润”。在古兹曼眼里,这些都是死罪,所以计划让泰洛返回墨西哥,在那里杀掉他。不过精明的泰洛嗅到了危险,拒绝从命。2015年3月哈林顿行动收网时,精明的泰洛如法炮制,金蝉脱壳。

贩毒集团人脉网络

为了不让老板失望,亚历克斯委托地狱天使(HellsAngels)在加拿大刺杀泰洛。但泰洛命大,先是亚历克斯在2013年底在墨西哥被捕,第二年古兹曼也被捉拿归案。

2015年7月古兹曼曾越狱成功,但在2016年1月再次被捕,2019年7月在布鲁克林受审,泰洛被列为古兹曼的潜在受害人之一。

运煤船

亚历克斯的证词将哈林顿行动的一个嫌疑人与古兹曼联系了起来。法庭文件显示,泰洛跟卧底乔讨论过利用“潜水员”和“运煤船”的走私计划。皇家骑警在开展哈林顿行动的同时,还有另外一个代号为“Owatcher”的卧底行动。

Owatcher行动的文件显示,泰洛涉嫌与古兹曼、亚历克斯、多伦多俄罗斯裔卡车司机米哈伊咯·科雷斯基(MykhayloKoretskyy)、加里·迈斯特和艾伯塔省帮派成员贾汉巴赫什·梅什卡蒂(JahanbakhshMeshkati)等人合作,在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9月1日期间,用运煤船由哥伦比亚走私毒品进入加拿大。Owatcher行动认为泰洛“增强了古兹曼贩毒集团在加拿大的运作能力”。

Owatcher行动对泰洛的指控于2016年9月被搁置,一位主要证人停止与控方合作,导致调查陷入困境。

大开杀戒

加拿大刑事情报局在2018-2019年度报告里发出警告,与古兹曼贩毒集团有关联的加拿大人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大量遇害,这表明古兹曼集团正试图摒弃加拿大中间商,最大限度地控制毒品进口。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这么做的动机,但哈林顿行动的嫌疑人遇到了一系列的暴力杀戮。

自2013年,泰洛的生存就一直岌岌可危。2014年8月10日,梅什卡蒂在BC省本那比市被枪杀。2015年1月29日上午,泰洛的幕后金主、绰号安迪的CuongHoang在卡尔加里市郊被枪杀。两起暴力枪击事件都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还有证据显示,黑帮分子曾与假扮杀手的皇家骑警卧底讨论在蒙特利尔和渥太华下手。

最重要的是,皇家骑警怀疑在法庭公开审理时旁听席上有人试图给卧底警员拍照。于是每当卧底警员出庭作证,旁听席就被挪到另一个房间,卧底警员证词录音也不得公开。

哈林顿行动的卧底警员受到了保护,但嫌疑人仍一个个被杀。

2018年11月6日,服刑四年、出狱快满一年的科拉罗斯在蒙特利尔市小意大利区的一家咖啡馆被枪杀,杀手跳进等在附近小巷里的一辆桥车逃逸。

而在美国的布鲁克林,古兹曼的庭审才刚刚开始。

哈林顿行动大结局:定罪、脱罪、在逃

斯蒂芬·泰洛:被控一项密谋进口1000公斤可卡因罪,两项走私可卡因罪和一项持有贩毒收益罪,于2018年4月被判15年有期徒刑。

马修·弗莱明:犯密谋进口400公斤可卡因罪,于2018年1月被判16年有期徒刑。

迈克尔·迪本:犯密谋进口400公斤可卡因罪,于2017年9月被判12年有期徒刑。

加里·迈斯特:被判有期徒刑8年。他后悔把兄弟德尔伯特拖入犯罪泥潭。

德尔伯特·迈斯特:因背信被判两年社区服务和18个月软禁,并被海岸警卫队除名。

达琳·理查兹(DarleneRichards):国防部新斯科舍省格林伍德14区工作人员,因为贩毒集团提供帮助被控背信。后指控被撤销,于2017年7月被解雇。

伊万·贝当古·阿尔扎特(IvanBetancour-Alzate):2018年从哥伦比亚被引渡回加拿大,被判7年6个月有期徒刑。

NormandJosephPomerleau:2015年9月在波哥大被捕,回加拿大后被判有期徒刑20个月。

斯蒂芬·弗莱明(StephenFleming):对他的指控随后被撤销。

巴萨姆·伊卢塔(BassamElouta):2016年4月被判5年有期徒刑。

阿利亚斯·拉希米(AlyasRahimi):在墨西哥被拘捕,因启动所谓的“Amparo保护”条例”,至今尚未被引渡回加拿大。

雷恩·维丁(RyanWedding):曾代表加拿大征战2002年盐湖城奥运会,在平行大回转高山滑雪项目中获第24名,至今在逃。

米哈伊咯·科雷斯基(MykhayloKoretskyy):多伦多的卡车司机正在纽约等候开庭。

然而,安迪、科拉罗斯和梅什卡蒂三起谋杀案的凶手依旧逍遥法外,一场又一场的腥风血雨仍在现实中悄然上演……

所谓惊人财富,也不过是一起起违法行动所堆砌的肮脏泡沫,总有它消散的一天。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huangfuxiang

huangfuxiang
|
     2 楼
这种地产经纪还挺牛逼的

andyzhang

andyzhang
|
     3 楼
真厉害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62.5206ms; querycoun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