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灵异空间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93 开贴 整点小故事给大家打发打发时间(各种灵异故事)
本主题由 版主 ゞ㈩字路□‰ 于 2011/12/19 3:00:02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记得一次去平谷,住在金海湖边上的一个二星的酒店(因为好的酒店都没有房了),
二星的酒店大家都知道,条件非常差。
4层的酒店没有电梯,
楼层的地毯都已经发霉,楼道混暗,
楼梯的扶手都是木护墙板的,
有很多处都撞出很多窟窿。


我进到房间,卫生间的地砖很多都碎了,有一个白色的镜前灯,照起来,人的脸色惨白。
有一个排风扇的孔,排风扇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从那个天花板上的孔能看到里面的电线。
我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又不想换房间,害怕换完的房间还没有这间好,所以就勉强住下来。


房间不但地毯发霉,而且墙纸也发霉,还有很多地方破了,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小电视。
灯光混暗,有好几个灯已经不亮了。

那时候已经是10点多。
我进了卫生间看了一下,就想,不洗澡了,忍一晚就回北京了,
胡乱洗漱了一下就睡了。但是我没有摘隐形眼镜。


我是特意不摘隐形眼镜的,因为我每到一个感觉不好的地方,睡觉就不敢摘眼镜,
我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马上逃走,
但是我400多度的近视,如果摘了眼镜会有很强烈的不安全感。

于是,我就草草的睡了。

睡到半夜,不知道是几点,我几乎是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就是一种汗毛都竖起的感觉,心脏狂跳。
但我确定没有做梦。
一身冷汗,我当时不敢睁眼,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我很清楚地听到在房间里有人在撕墙纸的声音,就是那种斯拉斯拉的声音。
声音不大,但是非常清晰。


当时我就安慰自己,想象是有小虫子在吃墙纸,或者在墙纸上爬之类的。
但是这种声音在房间里的两个方向响,
一会在放电视那边儿的墙上响,
一会在我旁边的墙上响,
就好像是一条一条撕墙纸的声音。


正在我困得不行又快睡着的时候,感到一阵风从我头顶前吹过,
不过我的确是没有关窗帘,因为害怕黑漆漆的房间特意让外面的光透进来。
但是那阵风吹得很奇怪,房间中不应该有风的。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下就睁开了眼,
结果,看到一个淡淡的人影坐在对床的床脚。


这是我最害怕的一次经历,当时全身冷汗,发不出声音,汗毛倒竖,瞪着眼睛不敢闭上,
害怕一闭上眼那个影子就扑过来。

就这样差不多有两分钟,那个影子越来越淡,后来眼睁睁的没了。

我在床上抖了好久,胃里剧痛,一动不敢动,后来就睡着了。

好不容易等天亮了,跑去总台质问,说是不是那个房间以前发生过问题,
总台打死不承认。叫他们经理,全说没有,都说是我错觉。
顾不得那么多,屁滚尿流退了房就跑。


当天去金海湖玩,吃饭的时候跟当地的人聊天,
人家说,那个酒店的位置不好,
前面是金海湖原来的一段死水,还有山挡着,
以前的村民土葬的时候,有坟偷偷葬在山上,
所以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进去。

糖衣炮弹 最后编辑于 2011-12-13 01:05:25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2 楼
讲一个我同学的故事


我大学同学是江苏苏北的,他们那边有好多人家都有水塘,
有的养鱼,有的养螃蟹。
我们同学家也有,养螃蟹的水塘。
那边水塘不算浅,
有一段时间,传闻他家邻居的水塘,夜里老有路过的人听到有人在水塘里唱歌。
那段时间,大家一路过那家的水塘,就快快的走,不敢停留。


我同学的大伯,有一次去邻村的朋友家喝酒,
夜里喝得醉醺醺的回家,路过那个水塘,
仿佛听见有一个女人在唱歌,
他大伯因为喝多了,所以也没有注意,
反而往水塘边走了走,想看看那么晚了是谁还在水塘边上唱歌。
就这么晕乎乎的往前走,一个不小心就栽了下去。
结果脚卡在水里,半天上不来,他大伯就在塘里喊救命,挣扎。
多亏有人晚归,听到他喊,
就使劲把他往上拽,
两个壮年的村民拽了半天才把他大伯从水塘里给拉出来。


他大伯出来了,脚上还卡着一大团东西,
一看没把三个人吓死,是一具腐尸。
他大伯掉进去的时候,两脚乱踹,
正好踏在一具腐尸的肋骨上,肋骨断了,脚卡进去出不来。
后来那两个壮年村民拉他上来,拉不动,
一使劲,腐尸的脑袋被拽掉了,就剩一个躯干被一起拽上来。


这下不得了了,大半夜一个人跑回去叫人,
剩下一个小伙子陪着他大伯等,后来恨不得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
还找村长,报警。
后来才查到,半个多月前,
有一个回家探亲的打工妹,准备返城的时候,
在路上被人杀了,尸体被绑上石头扔进了同学家邻居的水塘。
水塘里都是刚放进去的小鱼苗,而且每天都喂,
所以还有个人样,不然就成白骨了。

尸骨被他大伯带上来的时候,身上还是骨头上连着肉丝,特别恐怖。

我同学的大伯,现在连夜里出门都不敢,
而且经常觉得自己腿疼。而且非说那天是有人抱着他的腿不松手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3 楼
说个堕胎的故事


绝对真实
我的一个朋友叫阿文。
她48岁,她先生老沈52岁,他们有一对可爱的儿子。
她们一直定居在上海。
有一次我和几个朋友由于要做一笔生意
就决定去湖北见一个大师
老沈也很感兴趣,就说好一起去。
阿文留在家里看孩子
湖北有一个很厉害的会看风水和八字的大师。(非常有名,具体是谁就不说了)

我们一行到了湖北,见到大师后,聊得非常投机。
聊着聊着就聊到小孩子,
阿文的先生说:我们现在的一对孩子,很可爱,两个人感情也很好,很少打架。

大师看看老沈说:你第一孩子是个女孩。
我们一听,心想:坏了!大师说错了,老沈是两个儿子。不应该啊!
老沈果然笑着说:大师,您错了,我是两个儿子。
大师笑笑说:你再想想,你24-5岁那年,那个孩子,应该是第一个吧?
谁知老沈脸色一变,停了几秒钟,连忙应道:对对,真是,把那个忘了。
大师说:就是,那个孩子是女儿。

当晚,我们怀着佩服的心情各自回房休息。
过了几天,我们要走了。去跟大师话别。
临走,他们都在收拾东西,
就剩我一个人跟大师话家常,
大师聊着聊着,看似不经意,跟我说:

“你们朋友,那个老沈,他这几年估计在外面有外遇,
如果真有,你们也别管,是20多年前堕掉的那个女孩,投胎来找他了。
要是没有,那就是我说错了。别往心里去。呵呵。
对了,告诉他老婆,有什么事情,拖一段时间就过去了,千万别寻死。
缘分过去了,事情就了了,寻死这种方法可别用。”


这话,只跟我说了,我心里听不是滋味的。
看老沈,也不像是这种人啊。
后来我们分道扬镳,他回上海,我们几个回北京。

到京后,一切顺利,我想起大师后来说的话,就决定去上海看看阿文。
到上海后,阿文和老沈特别高兴的接待我,
聊得兴高彩烈。
第二天一早,老沈上班去了,孩子也送去了学校。
我跟阿文两个人聊天。

我试探的跟阿文说:老沈真精神,真不像50多的人,你可得盯紧点
他又那么能挣,小心别的小丫头看了流口水。

阿文说:呵呵,男人,都得使劲盯着,这年月,人都没道德底限。
我一听话里有话,马上加紧顺着往下说。
我说:阿文,你听我的啊!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老沈最爱的太太,
有天大的事,还有俩孩子呢,你可千万别干傻事啊!
有什么事,咱们多打电话,你千万别采取不好的方法啊!

谁知阿文悠悠的说:你听到什么了?
我说,没有啊,只不过看老沈那么帅,提醒你要小心。(我汗都快下来了)
阿文淡淡地笑笑:你不用劝我,傻方法我都用过了,事情都过去了。
现在老沈已经回到我身边,跟那个20几岁的丫头不来往了,
他也跪下求过我,说看在儿子们的份上,原谅他。
这事都过去了,我们现在都挺好的。

我听完,大师的话原来都应验了。
想到堕胎的孩子会经过轮回,投生来找,所以,这种事不能做啊!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4 楼
好像没什么人想看的样子。。。

Gary1989

Gary1989
     5 楼
nicenicenicnei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6 楼
阴阳眼

我一个同事,湖北人,叫阿丝,她爸爸是个阴阳眼。
这是我知道离我最近的有阴阳眼的人。

阿丝给我讲了一个她小时候的故事,
她小时候上学离爸爸上班的厂子很近,
有时下了学就直接去厂里等她爸爸下班,在食堂买完饭,一起回家。
她爸厂里的很多同事都认识她,
因为小姑娘见人有礼貌,嘴甜,所以很多叔叔阿姨都喜欢她。

又一次,她放学后又去厂子找她爸爸,
在车间门口,看见一个厂里的阿姨,一直很熟。
那天那个阿姨不知道怎么回事,神情特别严肃,但还是陪着她等了一会爸爸。

过了一会,阿丝的爸爸就从车间走出来,
看见阿丝和那个阿姨聊天,就跟疯了似的一个健步冲上来,拉起阿丝就走。
那个阿姨竟然也没有什么大反应,就是愣了一下,也就呆呆地走开了。

阿丝被她爸使劲一拽,特别疼,
就一路问她爸爸,你为什么这么使劲拽我!
后来她爸爸一路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回家,
然后一路上还不时的回头往后面看,仿佛有谁跟着似的。

阿丝也觉得有些奇怪,到家后就问她爸怎么回事。
她爸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一出车间,
看见你跟那个阿姨说话,那个阿姨好象没有腿似的,
衣服下面黑乎乎一片,没有看到腿。

这话把阿丝吓坏了,因为那时候只是傍晚,
不会连有没有腿都看不清楚,阿丝清楚的看到那个阿姨有腿,
而且还在一起聊天,聊了有十多分钟。

谁知道,第二天下学,她爸爸就跟他说,
昨天跟她聊天的阿姨,回家路上被车撞死了。

后来回想起来,觉得衰气太重,
导致那个阿姨看起来没有精神吧,连实体都有不好的显示。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7 楼
阴阳眼二

阿丝的爸爸腿有一些跛,因为曾经经历过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她爸下中班,夜里骑自行车从每天都经过的路回家,
那时候差不多夜里2点钟。
当她爸走进一个小巷子的时候,那时候小巷子里都是平房,
路灯也要个好远才有一盏。她爸爸也不在意,毕竟是每天回家都要走的路。

正当阿丝爸爸正往前骑的时候,他远远看见远处一个院子的门口,
大门上好像爬着一个“人”,好像是小偷扒着门从门缝往里看似的。
但是她爸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因为那个人看起来很瘦,身形看起来很“薄”。
正当他爸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喊“抓小偷”时,突然一幕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拿她爸的话说,他眼睁睁看着那个“人”,
从门缝钻进院子里去了,钻得时候还回头看了他爸一眼,
他爸说,他仿佛看到那个人的脸血肉模糊,又仿佛是一团黑影什么都没有看到,
总之是吓得几乎窒息。一歪身,就连人带车摔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好在那是个小巷子,夜里没有汽车,
后来也有行人路过,把她爸送到医院,但是腿骨折了。
她爸一直对那一晚心有余悸,等腿好了,
在一天白天特意去那个院子打听。谁知听到了另一个可怜的事。

原来她爸出事的前半个多月,那个院里有一家人的儿媳妇刚生完孩子,
是个女孩,但是公公婆婆重男轻女,趁儿媳妇睡觉的时候,把孩子送人了。
结果儿媳妇醒来以后又哭又闹,但是孩子已经送人了,
她就一气之下疯了似的出去找,最后在一个雨天被车撞死了。
后来儿媳妇的娘家还打上门来,又哭又闹好长时间。

那家人很后悔,但是没办法,
阿丝她爸看见怪事的那些天里,已经有好多天,
那家人都在夜里感觉到有人回来翻东西,似乎在找小孩儿留下的东西,
那家人后来就搬走了,再后来就没音信了。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8 楼


我有一个同学,身体一直不好,一年里能感冒发烧好多次,小病不断。
她在一个某某研究院工作,实验室在4层。
她们在有课题的时候,经常夜里加班到很晚,
好在她属于刚毕业的研究生,所以单位在院子里给她们安排有宿舍,
穿过小花坛,再走一会儿就到了,两人一间条件很不错。
他们单位的楼都是70年代建的那种,很古朴,但是也旧了,
外墙都是爬山虎,夏天很漂亮。

有一次,我同学晚上做实验,跟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
她们加班到1点左右,还是不想回宿舍,但是实验也做了很久,
我同学决定活动一下再说,然后就起身往窗前走。

当她走到窗前,习惯性的向楼下花园看,
正在低头的功夫,因为窗外是一片夜色,
但是屋内灯火通明,所以她从窗户的反光中,
隐约看到,实验室里另外的那个女孩,好象冲她笑了一下,
脸部扭曲,根本不像是笑,可是嘴角上翘,说不出的诡异。

我同学一下就汗毛倒竖,猛地转过身,
却看到那个女孩还是好好的做实验,动都没动。
我同学,很害怕,但是觉得可能是做实验时间太长眼花了。

人就是这样,越是害怕,越想印证。
我同学愣了一会又一次走到窗前,想再看一下,是不是自己眼花。
这时候,他又一次从窗子的反光中,
看到那个女孩,看到那个女孩不停的摇头,头发蓬乱,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
我同学吓得不行,鼓足勇气猛地回头,
那个女孩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动都没有动。

我同学说,她当时是拿了包,窜出实验室,
那个女孩在后面叫她,她连头都不敢回,就径直跑回出楼。
穿过小花园的时候,不只是为什么,她还回过身抬头向亮着灯的实验室看,
仿佛屋里有人影在走来走去,我同学吓得一路狂奔会宿舍。
后来又发烧了一个多礼拜。
但是,除了发烧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是老样子,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们在同学聚会上聊起这件事,能看得出我们同学还是非常害怕,
后来打死不跟那个女孩一起加班做实验。
我们大家就讨论这件事,有的人说,
是我们同学自己身体不好,又在深夜里做实验,
很有可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也有的人说,使那个女孩有问题,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趁夜里显形。
但是好在后来什么奇怪的事都没有发生。

我们同学也还是老样子,身体一直不好。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9 楼
暖气

还是我那个身体不好的同学的故事。真事。
先介绍一下,我那个同学叫小瑞。
小瑞她们研究所有自己的家属楼,不在单位的院里,
单位院里的都是单身宿舍。家属楼离她们单位的院子很近,步行5分钟就到了。

家属楼都是80年代盖的四层小红砖楼,一共有10几栋,
整个家属院里都是自己单位的职工,大家基本上都认识,
只不过是工作科室不一样。就在这个家属院里,
发生过两件让我觉得挺可怕的事。

小瑞也是从老职工那边听到的,几乎人人都知道。

有一个科长,在岗位上认认真真工作了大半辈子,
因为人太老实,所以一直评不上职称,
心里有些憋闷,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
他儿子上初中,学习很好,这些成绩和他家长管教很严是分不开的。
他儿子我同学没见过,据说是个很文静的男孩,很有礼貌。
假期里也不出门,连中午饭都是他爸爸从食堂买好了给送回家,爷俩一起吃。

一年寒假,他儿子在家学习,
有一个学校里相处很好的女同学过生日,邀请科长的儿子参加。
那个男孩很高兴,就跟爸妈请假,想第二天去参加女孩的生日聚会。
话一说出去,科长就急了,说什么影响学习,不务正业之类的话,
后来还扯到早恋上来。那个男孩就死求活求,还写保证书,
说出去玩一天不会影响学习。

谁知他爸就是不让,还说要给那个女孩家长打电话,
问问孩子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就知道聚会。
那个男孩特别生气,刚开始还吵,后来就不说话了,进屋学习。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他给他爸主动打了一个电话,
跟他爸说:爸爸,中午给我买个鱼香肉丝回来吧,我特别想吃。
他爸说:行!儿子,只要你好好在家,吃什么,爸爸都给你买。
中午他爸爸买了鱼香肉丝回家,俩人一起吃了一顿,
饭桌上,男孩就根他爸爸聊天,说了好多话。
他爸爸还在纳闷,平时孩子话很少,今天怎么聊这么多呢~

午饭后,科长上班去了,晚上孩子妈妈先回到家,
一进门,发现没开灯,就一边叫孩子的名字,一边开灯,
没想到灯一亮,看见男孩用皮腰带,把自己吊死在暖气管子上,
舌头吐出来到胸口,脸色青紫,死去多时了。

后话无非是一番哭天抢地,科长无比后悔,但是也都晚了。
隔了4天,他老婆也趁他出门办理孩子后事的时候吊死在同一根暖气上。

科长后来就疯了,被家人接走了。

那间房子就空了下来。后来所里又有新的人,分房分到这间,
那是一个外地调来的研究人员和他的一家人,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
刚住进去的时候,没有什么事。
后来发现不对劲。两个孩子一个上小学,一个上初中。
上小学的那个,经常夜里哭醒,说有人老是喊他起床,不让他睡;
要不就是有人用很凉很凉的手摸他的头,在他耳边说:早点睡;

而且,房间的台灯,经常在夜里自己就亮了。
那时候台灯是用灯绳的,大人起来关灯,一拉灯绳,灯就闪一下,再拉再闪,
反复6-7次灯才会灭。好像有人成心不让关灯似的。

还有就是,夜间全家都睡了,听见客厅有人走到餐桌前倒水。
后来有一晚,那个上小学的孩子,晚上睡前上厕所,关了厕所灯往屋里走,
转身的时候,无意中瞟了一眼客厅,一看不要紧,马上就大哭起来。
他看见一个吐着长舌头的“东西”在暖气上荡秋千。

这家很快就搬走了。这一户也再也没有分出去,
屋里的东西都被搬光了,连窗帘都被摘下来扔了。
后来住对面楼的很多人家,经常能在夜里看到,
借着月光或者是一些灯光,能透过阳台看到客厅里仿佛有一团东西在荡来荡去。

ice_latte

ice_latte
     10 楼
还有吗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11 楼
原帖由 ice_latte 于 12/14/2011 11:29:41 AM 发表
还有吗 



有人看 就有了 没人看的话,连发的心情都没有呢。。。。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12 楼
丈夫

这是上面我说的另外一件让我感觉挺害怕的事。还是小瑞她们单位家属院的事。

有一对夫妻,老婆在研究所上班,丈夫在外面的一个公司。
有一天夜里,妻子起床去洗手间,
一翻身发现丈夫不在身边,以为也去洗手间,就没在意,
谁知看见丈夫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自言自语,
妻子吓了一跳,小声叫了两声没反应,
妻子就走过去,看见丈夫睁着眼,脸上狞笑着,
用奇怪的嗓音说:你先去,我就来。
妻子很害怕,但随后就知道了,
丈夫在梦游,就顺着话问:去哪啊?
这时候,丈夫转过脸来,直勾勾地瞪着妻子,站起身,
嘿嘿狞笑着,走回床上睡了。


妻子特别害怕,但是第二天天亮了没有跟丈夫说。
没过多久又有一天夜里,妻子夜里翻身,醒了,
一睁眼,看见丈夫正睁着眼躺在旁边瞪着自己,
她吓得一激灵,但是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丈夫还是一脸的狞笑,还吸了一下口水,
说,我就来,我就来。
那个场景诡异之极。
妻子又不敢叫醒他,因为她知道,梦游的人不能叫,叫醒了会把自己吓死的。
但是妻子就跑到孩子的房间睡了一晚。

后来又是一晚,妻子夜里醒来,看见床头站着一个“无头”的人,
吓得差点晕过去,但是仔细一看,
是丈夫把枕巾盖在头上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床头。
妻子想伸手拉他坐下,突然看到丈夫拿手撩了一下枕巾,
用胳膊擦了一下额头,好像在擦汗的样子,
丈夫脸上,肌肉扭曲,但是兴奋得笑着,双眼圆睁,
就是这样一个瞬间,把妻子吓呆了。
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丈夫这种表情。

第二天,妻子忍不住了,把看到的都跟丈夫说了,
丈夫一言不发,最后说了一句:不可能

但是当天晚上丈夫就失踪了。

后来就有派出所的人来家里调查,才知道那些话意味着什么。

原来,这对夫妻在外人看来感情还不错,
其实丈夫在外有外遇,经常以加班和开会的借口,晚回家,
有时候以出差的借口,一两天不回来,但是不会很长时间不回家。

丈夫的情人是个外地女孩,大学毕业不久,
丈夫是她的客户,所以两个人的关系非常隐蔽,很少有人知道。
后来因为那女孩找到更有钱的主儿,主动要分手,
还向丈夫要分手费,威胁如果不给钱,
就给他老婆打电话,还去他公司闹,就这样起了争执。
丈夫在一个周末把女孩约到郊外,让女孩在小树林里等他,
然后趁女孩不备,用石头把女孩的头砸碎了,后来又将尸体连夜扔进水库里。

回到原有的生活中后,白天跟没事人一样,谁知晚上就开始梦游。
他自己不知道,但是这一切都被他老婆看在眼里,
后来听他老婆这么说,知道纸里包不住火,就当天拿钱逃走了。

后来没多久,就被警察在相邻的省抓了回来,
抓回来的时候人基本上疯了,成天神神叨叨,一直说,你还我!你还我!
那女孩的尸体早被打捞上来,随身的包里有那个丈夫的通讯录,
上边是丈夫备忘用的所有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的电话。

这些是小瑞听他们单位的职工讲的,现在那个妻子还在单位上班,
一个人拉扯孩子,孩子大学快毕业了。
妻子一直不敢再婚,一个是怕孩子不接受,
另一个是太害怕碰到又一个会梦游的丈夫。

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 只看楼主
     13 楼
算命

小瑞身上的确是发生过很多事,她给我们讲了她小时候一个算命的故事。
小瑞是徐州人,她姥姥,也就是外婆,会算命。
很多省里的人都来找她姥姥算,他姥姥从年青的时候,
眼睛就不好,后来40岁以后就慢慢瞎了。

小瑞生出来后,她姥姥就说,这个孩子身体弱,但是只要挺过32岁就没事了。
她姥姥轻易不给人算命,哪怕是给家里人算命都要好多钱。
因为他姥姥说,给人算命遭天谴,你们给我钱,
就说明我是为了活命钱才算的,不是没事就给人算命。

有一个省里的做工程机械生意的人,
因为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来找小瑞她姥姥算命。
那个人资产千万,但是唯一的亲姐姐却一家三口生活很贫苦,他从来不过问。
爸爸过世后,为了乡下的两间小土房的房产,还跟姐姐闹翻了脸,
最后找人把乡下的祖产都写到了自己名下。
剩下一个老母亲,由姐姐接到城里跟姐姐过,日子过得特别紧。
他倒好,大鱼大肉日子过得舒服得很。
他的为人是出了名的,大到日常的工程机械生意,小到一把勺子,
只要是能挣钱的,他都挣。


后来有人给他看相,说是两个月里有血光之灾,
他吓得半死,但是不信,就跑去找小瑞的姥姥算命。

小瑞的姥姥看到那个人,算了一会,
就跟他说:您回去吧,不知道行不行,您回去,给亲娘洗一个月的脚,
好好孝敬孝敬他老人家吧!
那人就问:是不是给我亲妈洗一个月的脚就没事了?

小瑞的姥姥说:不知道。
那人当时就急了:一蹦三尺高,就骂:胡扯八道!会算不会算,骗子之类的。
小瑞的姥姥破天荒地没收那个人的钱,也不还嘴,直接把那人送走了。
那人边走还边说,回头找人砸了你们家的话。


后来听说,那个人骂归骂,回去后还真把他妈接到他的豪宅里面去,
亲手给他妈洗了一个月的脚,什么事也没发生。
那人就很高兴,跑到小瑞姥姥家登门拜谢,
还道歉,说之前不该那么说,送了好多礼物和钱。


小瑞她姥姥,一声不吭,等那个人要走了,
她姥姥把东西又都还给他,说:我什么都没给你算,不敢当。
那人更高兴了,就把礼物放下,把钱拿走了。

后来,一周之后,那个人在路上出车祸,被两辆大车前后夹击,
人在车里被活活地榨了汁,死得非常惨,血从车门里流出来。
整整一个人的血,半条街都被血染红了。
由于没有结婚,更没有子女,所有财产都继承给了他母亲和姐姐一家。

后来小瑞的姥姥听说了,
摇头叹气的说:唉~就剩这么点时间了,抓紧孝敬一下亲娘吧,
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ゞ㈩字路□‰

ゞ㈩字路□‰
|
     14 楼
顶一下

ice_latte

ice_latte
     15 楼
喜欢喜欢!嘿嘿!多发点~
  返回列表 123456 下一页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117.1848ms; querycount: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