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灵异空间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1 疫人传

lunawind

lunawind
| 只看楼主



疫元年:赵国大疫,赵家人惊恐国外势力趁虚而入,乃穷国力,生成能量屏障罩住整个赵国。屏障由中间一个大反应堆和周围四个小反应堆构成,每个反应堆架构在一擎天大柱上。 中间的擎天柱最高,名曰添柴台,其余四个为光台,分名为日月星辰 。从此赵国正式更名为罩国。因为害怕每个台上负责人势力太大,限制每台只有一人操作成为添柴者,另配一人副手。此罩如半个橄榄球一样扣在整个国家上,除了国家的几个上层领导,和几个屏障反应堆的负责人及其副手们有权力联系到国外,摄取国外的信息和物资,其余的只能有翻墙者收发下境外信息。

翌年:罩国因某些原因忽然解体,各省纷纷独立,分省而立,组成省联盟政府。罩国内瘟疫渐缓,而境外疫情忽然加重,加上同时黄石公园火山喷发,火山灰被吸附在电离

上,整个地球暗无天日。而能量罩因自带发光体,反而成了众人能量之源。在罩国内众添柴者声望大增,中间添柴台负责人成嫁衣全开屏障功能,彻底切断罩联盟和外界一切联系。中间添柴台更名成添柴台。



疫30年:

Mr.O把靴子和袜子脱在门外的小房间里,轻轻推开大殿的门,殿堂内的柔和光辉扑面而来,Mr.O下意识的抹了抹眼角上的伤疤,眯着眼睛走了进去。看到成嫁衣站在反应堆操作台的边上用深邃的眼光正在透过玻璃窗往下扫着外面的世界。

“成生,最后的一波柴料已经推入的反应堆里了吧? 看来我们能有这七天是不是又能好好休息?”

“嗯,是该好好休息下,也该好好的喝一杯。” 成嫁衣转过身子,往上拽了一下裹住全身白色的长袍,走下台阶,坐到低下大殿上靠近大窗的一个长椅上,用手拂了拂拍旁边的座位,仿佛椅子面上有落下的尘土。“来,坐吧。”眼睛里像是有烟波飘过。

Mr.O侧身进来,把门缓缓带上,把斜背在肩膀上的皮包放到地上,然后脱掉了在外面行走时候用的黑色紧身套装,也把内衣裤脱掉,和套装一起挂到门边的衣橱里。他裸体的样子很像中世纪的油画,皮肤颜色也不像正常黄色人种那样暗黄,也不像白色人中那样惨白,好似多年前那场差点憋死他的那场大疫留在他身上的印记。他走另外一边的衣柜里,拿出了一套和成嫁衣相仿的白色长袍套在了身上。又回走几步弯腰从地上的背包里取出一瓶刚刚从境外取到的红酒,然后逛到另外一边从墙内的一柜子里取出两个杯子。“这是尼亚加拉瀑布边上出产美酒,然而,比美酒更能醉人的还是痛痛快快的聊天。”

“三十年了,”成嫁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眼睛又往下看着芸芸众生,“你看人们生活的多好, 他们工作忙碌为了提取制作能量屏障的原料,以为每次生产的都是恰恰维持整个屏障的运行,他们恐惧,恐惧一旦失去屏障,外面的瘟疫和火山灰都会跑进来,吞噬他们。恐惧和忙碌真是控制人群的好办法。”

“所以, 你给了他们运用放大镜的自由,在这个有限空间里给了他们自由的意识,,让他们去偏爱一些微不足道的琐事,然后用高强度的劳作再去占用他们的思考时间?人们只是看到了他们看到的现象,以为看到了现象就看到了本质。就像品尝这瓶红酒,他的味道就是现象,你品尝到到底是在阳光灿烂的农场葡萄的本质还是火山灰下阴暗的大棚里合成的葡萄的本质呢?“

“一喝了酒,话就容易多。似乎酿造这酒的葡萄收获的那年阳光有点太足。”成嫁衣站起来,把鲜血般的一杯生吞进去,又开始观察起大地上忙碌的人群。

Mr.O站起来给成生满上了杯子“自由,是个极端抽象,极端空虚的东西,你看他们生活的如何?我给了他们目标,而且这个目标又一点一点的实现,他们真整的感到快乐啊。意识和本质是应该分开的,意识上的快乐,完全可以碾压本质上的东西。当人们满足时候,谁还会去想本质的事情呢?看看他们和以前一样,一样的顺从,一样的坚强,既无幻想又没有渴望,没有那种可以吞噬一切的渴望。

成生已经发须全白,他微笑着回过头看着直视他的Mr.O,他总是能接自己的话,总是会理解我想的东西,而且似乎还会引导我往深处挖掘的人的本质又是什么呢?思绪回到了三十年前,成嫁衣的几个学生在自己的核实验室被染上那场来势迅猛的瘟疫。他偷偷用放射物用到他们什么试图把他们身上病毒驱赶出去。然而只有Mr.O活了下来。自那之后这个他唯一幸存的学生似乎更爱问问题,而且会有些很另类而又很中他下怀的想法让他不断去思考。 就像有次Mr.O 提到如果病毒这个半生物体是生物的起源,然后在漫长岁月中慢慢进化,演变成有机大分子,再演变成生命体。 那么会不会又条件会加快这个过程,在某种人为的模拟条件下。如果制造病毒的人在dna中加入印记,比如一个二维码之类,那么它以后演化的生物上会不会也带这个二维码?如果进化如此快的话,肯定会很快超越人类,然后同化整个生命系统。 这真是个怪异的家伙。

“ 还记得那场瘟疫的细节嘛?”成生又回过头对着窗外 “那些都是现象还是本质呢?”

“死了好多人,有几亿人吧?” Mr.O坐了下来,“我记得我也快死了,却不知道怎么又活了下来。 然而你看下面热火朝天的人们,再看看那几亿尸体,无非是想象中的一缕青烟。”

“怎么会,我看你是忘记罩国是如何分解的了? 那时两个人物很关键,第一个叫李夏花,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民众,但也不算是英雄,他只是一个挺身而出的精英,受过高等教育,一个律师,而且有一定的煽动性。他的死亡是精英阶层给民众一个警钟,大部分民众同情他的死,愤愤不平,但是还没有惊慌,因为毕竟觉得他是和自己的另外一种人。这给他们的痛苦就像是书本上描写的痛苦,没有切肤之痛。然而,另外一个人,名字叫做陈武光,真是天意弄人,这分明是赵国古时候底层民众起义的一个标志,陈胜吴广的谐音。他是个十分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医生,首先无意中将疫情没有经过政府批准就泄露出去的人。这个非正常死亡的例子让民众真真切切感受倒了痛苦。他爱吃爱喝,平时也不忧国忧民,甚至在那种体制下被引导对另外的种群表现出恶意。在透露关键信息时候也只是小圈子提醒,他胆小,怕影响工作家庭,在受罩国官方训诫时候乖乖认错。他被死亡了,死亡时还人为被呻吟了几个小时。这时民众才害怕,因为他们同情他,他们是一类人,他们感同身受。难道非要让呻吟成为人的天然语言嘛?虽然他们一直在贫穷的生活,贫穷让他们一直逆来顺受。但是当和他们最根本的生活标准任意剥夺时候,他们也会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咬人。这比之前,舆论中已经开始爆发那些对各种死亡,各种悲惨情况的怜悯实际的多。仅仅是坊间泛滥的悲伤诗句有什么用?把这些悲伤转化成愤怒和力量才是真正的质变。赵家人却不顾摆在明面伤的事实,还假装若无其事的否定,还想派去军队控制,人们被屠杀就像打死的蟑螂天天发生,还在否认这种有预谋的对民众的摧残和绝对意义上的野蛮行径。以为这些被吓的目瞪口呆的百姓恐惧,以为那些每天被成堆成堆塞往火葬场的裹尸布会让人无能为力? 用恐惧是不错,但是主观产生和被动去做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和效果。所以,当另外一件事发生时就变成了契机。赵国国家机器被瘟疫感染。军队是在人类历史上最无趣的东西,但又不能没有他们。看那在救护车和警鸣中堆积如山的尸体,这不管你是精英,是平民还是军人。无力和虚伪的大政府就这样消失了,各省纷纷独立,小的更容易管理,各自对封锁对付疫情, 没想到效果倒是出奇的好。“ 成嫁衣忽然想到了什么,“可瘟疫又是怎么会事情呢?这就是生活和历史,仅此而已吧?”

Mr.O自己也喝了一口这红的鲜艳的液体,微笑的样子很古怪。

“你肯定是疑问我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成嫁衣缓缓的走到窗口远处,又四面望望,远处的四根柱子若隐若现,低下人群在收集燃料的工厂里忙碌,各自有各自的事情,看上去很开心。“我首次尝到了权力的味道,首次尝到了被崇拜的味道,首次尝到了价值的味道。我不想失去,再者说,你看他们生活的多好。”

Mr.O给自己倒满了一杯,“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一个城堡总是被恶龙欺负,每年都要求城堡进贡很多珠宝和美女。城堡秘密的每年都派城里最勇敢强壮的勇者去杀恶龙,然而每次都是勇者杳无音讯。后来城堡又派出一个少年勇者去,后面悄悄的派人盯着勇者。这个勇者,进入恶龙的洞穴,一番激战,勇者把恶龙杀死,但是后面追踪的人看到这个勇者在恶龙的遍地的财宝上,骑上了美丽的姑娘的身子,然后勇者身上长出了鳞片,手足生出了爪子。这个少年变成了恶龙。“

“欲求的野马在我这不需要缰绳也不会奔跑,”成嫁衣走到Mr.O面前,“这些年,在这路上感觉越来越冷,我是不是已经老了?”

“冷?为众人添柴者,必冻毙与路上,” Mr.O把手伸到成嫁衣的酒杯里“差点忘记,这酒冷冻时候会有更好的味道,你要试试嘛?”成嫁衣的酒杯结成了冰,O拿出冰块,然后拇指和食指一搓一搓,把红色的冰搓成血红的一条螺旋状的东西。

Mr.O 亲吻了一下成嫁衣的脸,然后嘴巴对着他的耳朵轻声呢喃:“有的生物想超越人类而却寻求他们自己都想不清楚的东西,可能那种东西就是安宁,我一直寻找而忧难以寻觅,或许只能在死亡中找到。亲爱的老师,我把它献给你。”说罢便将手中红的像血一样的酒冰刃从成嫁衣头顶的百会穴慢慢刺入

成嫁衣还是微笑着,红色从他的深棕色的瞳孔中弥漫开来。他的笑一直很长,估计这一次更是会是前所未有的漫长。

Mr.O用嘴巴含住成嫁衣的伤口,仿佛有红色的暗光滑进O的嘴巴里,他的记忆,他的学识,他的习惯,他的生命也都滑进了O的身体里。O轻轻把老者放倒带长椅上,走上反应堆的平台,往远处的四个柱子看了看,随后缓缓的在操作台上开启了屏障能量取消的倒计时。
Mr.O终于微笑了,他摸了摸眼角的伤疤,在伤疤的尽头,隐隐约约透着一个二维码。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62.5153ms; querycount: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