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版块: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已收藏版块
站务 | 帮助  

首页 > 论坛首页 > 谈天说地 > 发泄爆料 > 帖子正文

新 帖 回 复
查看     | 回复 3 香港一线丨为什么大学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Hotmey

Hotmey
| 只看楼主

最近,一名香港城市大学学生的朋友圈火了。

这名学生在朋友圈记录了“永生难忘的一节宪法课”。文章说,11月11日当天,暴徒发起“三罢”,香港交通全面拥堵,到处都是路障,多地被人放火。很多人历经艰难险阻到了学校,发现一直警铃大作。

正当学生们以为宪法课老师不会来的时候,老师一如既往按时出现了。

“我们等了很久,警铃都没有停下来。梁老师遗憾地说,这节课要不然取消吧。有同学开始收拾东西,表达遗憾。因为抵校艰难,却终究还是空跑一趟。

‘那如果我们照常上课呢?你们觉得可以吗?’

‘可以’(超大声)于是在大作的警铃里,在全港八校停课之后,梁老师用麦克风上完了这节课。”

这名梁老师正是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梁美芬。

日前,梁美芬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客户端记者的专访。对香港高校的现状,梁美芬不无痛惜。

以下为部分文字采访实录。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其实很多在港中大、港理工闹事的都不是学生,很多暴力分子将学校作为堡垒,您怎么看待这事件?这对香港的教育和学校有怎样的伤害?

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梁美芬:我想这些事情的发生已经让香港大专、大学的声望受到严重的伤害。无论他们是不是学生,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大学可以处理的范围,其实这是一个社会层面的事。因为暴徒依靠大学作为堡垒,进行一些暴力的袭击,甚至包括袭击普通人。有些片段拍到,他们甚至在大学校园制造带有很重大爆炸性、伤害性的物品。这些远远超过所谓“大学自主”所说的“自主”的范围,根本就属于社会的刑事行为。

如果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私人的地方,出现这些严重刑事行为,我自己本人认为,警方是绝对可以进去执法的,他们是为了防止更严重的刑事罪行发生、更多人受到伤害。现在很明显看到,这些大学没能力去处理这些问题。所以我也希望他们要跳出以往各种思维。香港在和平的时候,那当然没人理会。当然大学要向公众问责,因为他们是用公帑,纳税人交了钱。现在突然间纳税人都梦醒了,为什么大学的校园可以被一些大学生或者甚至不是大学生的人搞出这么多事情,究竟这些事情发生多久了呢?我觉得看这种有组织犯罪,大型的刑事罪行,严重的刑事暴力情况,这个应该交回给政府去处理。

在香港,我们有附属法例授权给大学去管理它的范围,但是我们没有授权给大学可以容忍校园内发生刑事行为,甚至是成为持续性的刑事行为的起源。在这里可能会制造一些危险性的武器,这些就并不是香港社会授权给大学可以做却不用负法律责任的事。这是一定同校园外面的人一样有刑事和民事的责任。学校也要对它负责管辖的范围负法律责任。


当然我们讲,大学不只有法律责任,很重要的是道德和教育。这些都是社会对大学的期望。但现在发生这么多事,大家其实都很担忧。究竟大学,除了传授知识,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暴徒说自己是某间大学的大学生呢?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现在大家都说校园是最危险的地方,但您前几天已经回到城大教书。您回到校园时会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当时上课的学生有什么反应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梁美芬:其实我们都要一如既往,老师都要做回老师的角色,我们要将知识传授给他们。只要同学来上课,我们就应该教授他们应学习的知识,教他们怎样客观地看待事情,理智地看事情。没有想到大学已经成为危险的地方,甚至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那天较早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他们要发起“三罢”,但很多同学都已经回来上课,我也已经到课堂。学校就还没宣布停课,接着就有袭击发生,我们已经开始上课。很多同学告诉我他们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学校,甚至有的同学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

但我听到说外面可能会有袭击,我都问了同学需不需要取消上课。没想到每个同学都很大声说不想停课,他们很辛苦才到学校,希望我能继续上课。不久后,就开始有警钟响起。原来是有暴徒打烂了学校里的火警钟,造成误鸣。虽然是误鸣,外面其实已经好似喷水池一样。我们也有保安帮着维持秩序,只有我们自己的同学才可以进去上课。所以基本上好几个礼拜,我自己上课都很顺利。这些同学都很专心,很愿意学习。

因此根据我的经历,不是所有的同学都像电视里看到的那样都要参与暴力活动。但是的确有同学讲他们有压力,因为那些人要他们去罢课。他们交了这么多学费,他们这么钟爱法律这门学科,他们不想被影响学习进度,所以他们很坚持要上课。其实这就是言论自由,学习自由。任何人没有权利去剥夺他人(学习的权利),不给其他人上课。我就见到有八成的同学,纵使很难回来,他们也整整齐齐坐在那,很想上课。所以我就愿意,也答应他们正常上课。那天一共上了四个小时课。我觉得那些同学很乖、很用心,特别珍惜那一课。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前段时间的出勤率怎么样呢?缺课的人多不多?

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梁美芬:我的课整个学期缺勤的人不多。我有超过100个学生,每次也就几个人缺席,都是正常的。我相信他们不是去参与示威而不来上课,都是有其他原因的,出勤率是很高的。所以我看到他们对这门课有兴趣,以及他们对自己的学习很认真。除非是因为交通障碍,他们会跟我讲。因为我们会记录课堂表现的,他们都会说是因为交通的原因来不了。所以我觉得我自己的课没有受多大影响。我相信这也是因为老师和同学的关系,大家有真诚的信任是很重要的。

同学们后来告诉我听,我们真的是全校、甚至是全港唯一一个真的会上完课的。跟着宣布停课了,他们就也停课了。


记者后记:目前全港大部分高校已经全面停课,提前结束学期,或是停止面授课程,改为网上授课。而香港理工大学的危机还没有结束。但愿事件尽早结束,与此同时,香港的大学也该痛定思痛,重新全面思考大学到底是什么

回复 引用 收藏 举报
+1
(0)

论坛热帖

Remlddy

Remlddy
     2 楼
暴徒的集聚地

ID:983808

访问TA的主页
     3 楼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返回列表 1 到第 确定
新 帖 回 复
标题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表情
禁用 Discuz!NT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Processed in 546.8431ms; querycount:5